“赋予我哭泣的权力。”
请给我救赎。

什么叫脑洞比文多,说的就是这种。…
立个flag,早晚我要正而八经写太敦的。

中岛敦在差不多秋天被太宰捡到,进了侦探社,成了五好青年,跟着国木田前辈学做人,老早以前还救了现在社里的一大主力小镜花。现在中岛敦也是前辈了,他主持新人入社测试的会议,给乱步先生带和果子。福泽虽然年纪大了,目前还是社长,只是大部分事情已经交给国木田独步,他是一个可靠的二把手。
而太宰早在三年前就死了,没什么特别的原因,车祸,他就那样死了,临死前看见中岛敦他好像还挺开心,他说敦君呀,我终于真的要死掉了呢。他嘴唇翕动好像还想说点什么,然后就咽了气,中岛敦甚至来不及联系社里其他人,他们有与谢野这个医生,曾经觉得伤害是那么微不足道的呀,但他就这么死了。
接着,很多、很多年后,因为哪一次委托?和异能者的冲突?他不记得了,失血让他的头脑昏昏沉沉,连思考都困难。他周围没有人,一个都没有。随后披着黑斗篷的死神便忽然出现了,他说敦君呀,你就要死了。敦君?听见这个称呼他抬起眼皮,费力地打量这个全身上下都裹得严严实实的人,对方似乎猜到了他想说什么,向他挥挥手里的名单。中岛敦,对吧?他忽然开始滔滔不绝。大部分人都不想死,人怎么会想死呢,死了就什么都没啦!记得你的人,你记得的人,什么都没有了,死者是不允许保有记忆的,可我看见你——不是为你死了,是看见你,我竟然还觉得挺高兴。走吧,走吧,不要让我用镰刀收割你了,让我领你走吧,敦君,死亡是不会痛的。

评论
热度 ( 14 )

© 桦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