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予我哭泣的权力。”
请给我救赎。

五十六、五十七话新人物及剧情转折分析

包含剧透,无价值私人分析,有针对人物塑造思路摸索,有胡乱猜测瞎编乱造顺势捏梗。

也算换换心情。

??我不知道为什么不能空过去,不想被透的人自行避让?


根据五十六话末尾击杀作为司机的警卫的画面来看,果戈里的能力目前展现出的特征是“令部分肢体及肢体所携带的附加物(枪)穿过一定条件下的实体物质”。具体这个能力的界限在哪里,能运用到多少场合还不明确,但可以根据五十七“天人五衰”的作案手法进行另一部分分析。虽然我觉得这分析可能没什么意义,躺下等官方出设定不好吗。(。

第一例“天衣污垢”,需要满足在五分钟内对活着的...

一大堆可能涉及敏感内容的讨论,不知道会不会被屏

讲点废话,不吐不快。

首先感谢一下所有认真给我写过评论的人,有些评论虽然我没有回复,但我看到了,无论你的解读和我真正想表达的是否相符,我都很感谢你的这个举动。


真正想说的是关于“写作”自由度的问题。我一直都是那种瞎嘈吵写作自由言论自由的人,我所谓的“自由”意思即:任何人可以说任何想说的,可以写任何想写的,至于说的和写的带来的后果分两类看。

一类属于即时性,比方说一个作者写了一篇文,读者看得很热血或很悲伤,哭了笑了或者对这篇文不满意生气了,然后没有了,这些产生出来的额外情感随着这篇文被读完逐渐减弱到消失,可能对这名读者后续生活产生少量的情绪进而精神道德影响(不包括读者因看到反人类创作出...

开电脑弄了一下,没什么要紧的脑洞就拉倒不恢复了,月光目前确切是恢复不了,暂时就不放出来了,损失评论就很可惜……以后有机会整个艺术家系列写完再考虑放吧。

急急显形 03

HPparo新旧双黑,时间线伏地魔被击败后。

之前忘记说了,有一些人物原型是欧洲的作家文豪,太有名的名字会作改动。


“他的袖子怎么了?”中原中也捅了捅太宰治,抬起下巴向芥川的方向示意。

太宰治放下手里的叉子,漫不经心地抬头看了看,无所谓地耸耸肩:“不知道。”他拎起桌上擦得金光闪闪的南瓜汁壶给自己倒了一杯,“不过听波西说今年一年生的第一节课是魔药课。”

礼堂里满是学生低声交谈和杯盘相碰声,远远独自坐着的芥川龙之介显得有些孤僻,然而黑发的小孩儿表情严肃低沉,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也没人敢上去搭话。自然,斯莱特林从来不少一些相对不爱交流的“奇怪”学生,也许他们有各自的打算和抱负,只是不想把...

双黑太中。本来是写着玩,竟然一下就写完了。


蓝牙音箱放着歌,一名蓝调摇滚歌手压着嗓子一遍一遍地重复听起来都差不多的歌词,中原中也摆弄一会就把它摆到一边去,趴在床上玩手机。一床不算太厚的被子半遮半掩地盖到腰,露出劲瘦腰身和印着半个齿印的肩膀。亮色半卷发垂到枕头上,在窗帘漏进来的光里发出点微弱的反射。

一丝烟雾迅速地在空中飘散,太宰治站在床边听了一会儿,歌手在电吉他和电子琴伴奏里声嘶力竭拖着很长的音,保准是个肺活量好的。他吐出一口烟,转眼去看中原。

“你喜欢这种?”

中原中也瞟他一眼,反问:“你不喜欢?”

太宰治没回答,大约是一时也没想到能怎么反驳,于是低下头去和恋人接吻,一个带着烟...

讲起来是个挺古怪的事情,过去我文笔不够好,剧情思路也很烂,写一篇文差点翻烂提纲的两页纸,还有在大半空白的草稿纸上写密密麻麻的手稿,一遍一遍改,同色笔改糊了继续换色改,最后写得仍然不能尽善尽美,但还是有成就感,感到写是高兴的,愿意拼命去写。
现在我的能力强很多了,我还是很爱我笔下的角色,我有了更多故事和更丰富的描写,有了更好的设定,现实生活虽然忙,但其实也没忙到写不了的地步……我却很难找到一点乐趣了。
感到好像有些东西是不必要写的,反正别人也看不懂呀……或者即使我很用力地书写,光滑平整的发光屏幕又能让人感受到多少东西呢?
说是靠爱发电,也许我的爱短时间积聚不起来了吧。

急急显形 02

HPparo新旧双黑,时间线原著大结局后,即伏地魔被消灭后。

预警:我流斯莱特林,我流斯莱特林,没有洗白,也并不准备洗白斯内普·西弗勒斯。


上课的第一天早上总算不再下雨,只是当打着呵欠的学生三三两两地踏进礼堂,在各自的桌边享用面包片和鸡蛋咸肉,还有一碗碗甜腻的粥汤时,头顶的天空仍然是一副灰蒙蒙的样子。

几个新生聚在一起,一边吃早饭一边新奇地小声讨论究竟是什么魔法能将外部天空显示在天花板上。长桌一角棕褐色短发的斐迪南一手举着勺子,正向本院的新生神秘兮兮地警告他们最好利用这段空闲时间首先弄清楚霍格沃茨内部千变万化的通道,以免第一天就因为不能在课前赶进教室而受责罚,且说不定还...

急急显形 01

HPparo新旧双黑。

时间线HP小说原著大结局后,考据严重,一切硬性设定以原著为准,参考少量电影场景,大量原著人物隐性出没,针对角色空缺和设定空白包含有私设人、物、魔咒等。

可能有魔咒自翻/自捏。


“太宰治呢?”

中原中也刚刚拉开玻璃拉门,先将一只盖着紫色布幔的矮方形猫头鹰笼放到空着的座位上,又转身把自己的箱子提进火车包厢。听到这句问话,他没好气地把箱子往地板上一砸,正一正自己的黑色礼帽,又整理起自己的衣领,口气充斥着不耐烦。

“劳驾,我怎么知道一个脑子里成天塞着不切实际想法的区区同学会到哪里去?能不能不要总是看见我就问——”

“但你们总是一起行动呀。”包厢里已经有了两个人,...

女孩子不好好努力以后可是要结婚的!

双黑双性转,神一般的七大姨八大嫂介绍了奇葩相亲对象的梗。梗源群内匿名朋友,鉴于她要求打码打成一坨马赛克。


横滨港黑五大干部之一,体术高手、重力操纵使,无父无母美丽娉婷的中原中也小姐,近来遭遇了人生危机。

她远在不知道什么穷乡僻壤的亲戚不知怎么注意到她大好年华竟然还没有成家,身居大都市有房有车衣食无忧,简直是个难能机会,千年的仙桃万年的人参果,于是大妈大姨们一拍大腿顿觉自己任重而道远,赶紧施展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最近正在劝导她参与相亲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太宰治闻言笑到了沙发下面。

气温迟迟不降,偏生大小姐怕热又不舍得脱下自己一身满意得非凡的独特搭配,颜色鲜艳的半长发也不凉快,高工资的...

长夜

娱乐圈paro双黑,出柜梗,回忆流。


如同一片涟漪从湖中心被点开,突破滚滚洪流逐渐扩散,激起更多的波澜,小的被吞噬,大的被同化,逐渐从人群中带动起一股无声的暗流,并最终一定会演变为一道壮阔的风景。人群在窃窃私语,那些话语通过网络的信号快速而迅捷地扩散开来,飞过人的头顶和臂膀,穿行过整座都市——

“双黑”回来了。

中原中也和太宰治回来了。

他们两个小时前刚刚下飞机,日程在起飞前就已经被定好,所有事物都掐在一个恰到好处的时机,完美、没有丝毫差错,还未完全冷却的夏日余温在机场迎接他们。紧接着他们就乘着公司的车直达目的地。

换装,定发型,由妆品简单修饰过面容,化妆师倒还是原来那位,几句交...

1 / 12

© 桦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