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赐我救赎,让我高歌毁灭。”

从楚留香转战FF14,绝赞沉迷游戏中。
比起长久更欣赏冲动之恋,不要命也不要爱。

“喂。”揪住他的衣领,我听见自己的声音这么说,“你不感到自责吗?” 

我的问话似乎助长了他那种没由来的,令人生厌的自信,他笑得更厉害了。 

为什么要自责?中也…… 
嘁。我甩开手,希冀着籍此可以让他撞上哪堵墙,摔断他那可恨的脖子。 

但是没有。 


偶然的脑洞。 

会有这种对话,感觉反而不会是出了什么大事情,大约像是弄碎了小孩子喜欢的东西这样的。 

直感系的中也怎么想都不会对太宰这种容易给人危机感的人有好感,然而偏偏又是搭档,接触机会太多,大概正是因为如此这对才会好吃。(?) 

最后一句秒跳戏前段时间很热的《But you didn't》,倒是双黑也可以用这个梗。 


“就如他千万次猜到的那样,太宰终究不会为了什么理由而停留。那种东西从未存在过也不会存在,他更不觉得自己能够造一个出来。 

“这一次,也毫无例外。” 


嗳,我还要说什么来着…… 

天赋有时候是种可怕的东西,对镜花是这样,太宰又何尝不是。只不过太宰看得比较清,把握得比较好。有时候越是强大才越孤独,这是句老话,这梗都快玩烂了。你看太宰自杀跳河的,思维又比较放得开,好像特别不走寻常路,特别有个性。实际上他自己清楚得很,这哪里是个性,自己就是个独个儿寻开心的小丑罢了。 

在这部作品里,织田也好,纪德也好,其实他们追求的也都是差不多的东西。只不过纪德采用了比较极端的手段,并且拖了织田下水,太宰治能责怪他吗?他自己也说不出口,他大概有点委屈,好不容易天底下有个织田作之助,也没有留给他。说不定说着“不给别人添麻烦地自杀”时,他也想起了给织田作添了一大笔麻烦的纪德。 


作家这个群体是很有意思的,尤其是经由时间洗礼留下来的这些。司马迁怎么说的来着,“皆意有所不足,退论书册以抒其愤”,不一定他们都有这么惨,但总多少有点这种意思。 

没办法啊,人的一生太短暂了,又太漫长。

评论 ( 2 )
热度 ( 7 )

© 桦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