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赐我救赎,让我高歌毁灭。”

迄今仍然很喜欢这个头像,纤细的少年有着凉薄的眼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只除非是刚刚起步的婴孩,或是活在暖房的花朵。试去看吧,所有人皆立场不同,你我为永恒孤独。

急急显形 13

久违更新,写得很辛苦。棒读。


回到温暖的塔楼,到壁炉前温暖寒冷的身子,烤干衣服,再喝一点能让人暖和起来的、有益于身体的饮料。有可能的话,在柔软的扶手椅上稍微打个盹,或是做点其他让人感到愉快的事情,对于正要回到宿舍的两位低年级的孩子来说,似乎本应如此。

然而生活就是这样,永远都会有打破一切心理预期的“惊喜”出现,也许这正是生活的本来面目。两个小孩儿都沾了满身的雪花,一走进塔楼,细小的冰晶便纷纷融化成水珠,顺着外袍往下滴落到地板上。中岛敦穿着的是便宜的二手货毛毡外袍,总还够保暖,只是不免表现出些许陈旧的气息,袍子角也早磨毛了,作为格兰芬多的标志(显然并不是所有人都会把自己的学院挂在嘴上,天...

月光

补档,为了避免屏蔽后半段长图。

艺术家paro,双黑太中。

时代背景半架空,部分原型参考,部分画作参考,大量捏造。

顺便推歌。

Cold Water(Major Lazer;JustinBieber) 


在中原中也踏入画展大门的那一刻他就看见了那幅画,像毒蛇口中叼着鲜红的果实作见面礼,画挂在入口正对面的角落里,粗心大意的工作人员碰歪了展示灯,只令它一半浸在金黄的灯光里。那像是从丘比特的弓弦上脱落的箭头,倾倒的灯罩犹如醉酒的酒神歪斜的葡萄酒壶,世上将无人说得出那有什么含义。那画前无人欣赏,画展内也几乎无人伫足,这不过是第一天展览散场前的最后半小时,没什么会打扰...

急急显形 12

HPparo新旧双黑。


“怎么,莫非我们几个都要在学校里度过一个悲惨的圣诞节吗?”

昨天就开始落雪,到今日已经在地上积了厚厚一层,准备要回家度过圣诞假期的学生们多在宿舍里收拾自己的行李箱,或去不同地方寻自己的宠物,唯独需要留在校内的几人偷闲去了草坪。松软的新雪厚厚积了一层,踏在上面有种别样的乐趣。细小雪花还慢慢地在落,风有些冷,每个人都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才敢走进雪地里。

中原中也抬头看了笑嘻嘻的安格斯一眼,蹲下团了个雪球,一边回答:“你的表情可不像是我们很悲惨的样子。”

“事实上也的确不悲惨。”蒙哥马利翻了个白眼,“你们斯莱特林难道都是这么说话的吗?”

“哦?我们斯...

急急显形 11

HPparo新旧双黑。


校医院内的清晨无疑是宁静祥和的,白色、柔软,自然下垂的细亚麻床帘良好地将各个病床隔离开来。庞弗雷夫人虽然早已上班,也只是小心地用魔杖拨开高顶窗长长的挂帘,用她深思熟虑、凹陷的双眼向外眺望一番,又马上转身回到办公室去,并默默算着大约过多久应该去给病房里的孩子把早饭备好。除去昨天来到这里,长出鹿角的可怜学生,还有一名因为粗心大意,在晚上回宿舍的路上被不知怎么翘起(准是皮皮鬼的恶作剧,她早就和校长们抱怨过让这种幽灵留在校内会给学生带来多少伤害)的地毯绊倒摔伤,于是不得不在这里过夜的另一个男孩,是在一早就预备要回去上课的。

就在这种安宁静谧的氛围里,睡得恰到...

急急显形 10

鹿角恶咒在原著出现过两次,一个是魔法部的一名官员长出鹿角,另一次则是学生中咒住进校医院,既没有说恶咒本身是什么,也没有讲过该怎么治疗,遂随便放飞设定,按照剧情需要来。


拉文克劳成功进球得十分,获得暂时领先,解说员拿着话筒大声宣布这个结果。整个魁地奇球场都沉浸在一片热烈气氛里,没有任何人注意其他的地方,所有人几乎都在大喊助威。斯莱特林的找球手和拉文克劳的找球手好像突然一齐发现了金飞贼,几乎肩并肩地俯冲下去。

所有人的注意力忽然都被这突然出现的一幕抓住,一百五十分的金飞贼无论落进谁手里都是比赛的结束信号,也是决出输赢的关键。就连击球手们也忍不住放慢速度围观找球手的争夺。倒是中原中也丝毫没有...

Le Beaujolais Nouveau

*艺术家paro双黑太中,双画家同居,初设定原文暂时屏蔽中,等日后补档。

*标题意为“博若莱新酒”,是法国一个专门出售当年酿造“新酒”的红酒品牌。正如大部分看法,酒中“陈酿”为上,这里取用可以理解为廉价品位(虽然博若莱也不便宜),与中原中也原作中喜好昂贵红酒相对。

*总的来讲是车。

外链微博长图

急急显形 09

HPparo新旧双黑

黑魔法防御课!考虑了一下各门课到底是怎么定义范围的,黑魔法防御课和神奇生物保护课大约同样都要涉及到神奇生物。原著中《神奇生物在哪里》似乎也曾作为黑魔法防御课的课本之一,除了第二部的精灵,第三部也出现了博格特、红帽子等。而不可饶恕咒到第五部才在课上讲到,所以黑魔法防御课应该不只是讲黑魔法防御。_(:3」 ∠)_

卡巴和伏地蝠都是《神奇生物在哪里》中提到的。


时间越来越走近将要下雪的日子,身处地下的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内全靠温暖的炉火和小暖炉维持温度。从扶手椅到沙发上均散放着小小的暖手炉,里面是长久燃烧,不需要任何燃料的魔火,一定是家养小精灵准备好在这里的。

中原中...

巨大ooc预警。


好你个中原中也。太宰治想,一动不动,维持着一个僵死的、不自然的环抱动作。他们鲜有这样温情做作的肢体交互,从他的角度低头就能看见老搭档从衣领之间露出的颈窝,因为微微耸起的肩膀显得下凹,一缕头发掉在领口,搞得他心痒的要命。

如果说要抱着,就没法伸手去捞,伸手去捞,就没办法继续抱着。他松了松手,从背后拍了拍对方挺得笔直的脊背,隔着衣料也摸得出紧实的背肌,蕴含着极度破坏性的爆发力,这具身体藏有的力量绝不是仅凭外表就能判断的。太宰治躬下身凑近对方,一双海蓝色的眼睛平静地冷冽地朝他看过来,很是一副无悲无喜的上仙模样。

看他这样就来气,根本不知道自己纠结了半天也没说出口的东西之于...

长夜

娱乐圈paro双黑,出柜梗,回忆流。


如同一片涟漪从湖中心被点开,突破滚滚洪流逐渐扩散,激起更多的波澜,小的被吞噬,大的被同化,逐渐从人群中带动起一股无声的暗流,并最终一定会演变为一道壮阔的风景。人群在窃窃私语,那些话语通过网络的信号快速而迅捷地扩散开来,飞过人的头顶和臂膀,穿行过整座都市——

“双黑”回来了。

中原中也和太宰治回来了。

他们两个小时前刚刚下飞机,日程在起飞前就已经被定好,所有事物都掐在一个恰到好处的时机,完美、没有丝毫差错,还未完全冷却的夏日余温在机场迎接他们。紧接着他们就乘着公司的车直达目的地。

换装,定发型,由妆品简单修饰过面容,化妆师倒还是原来那位,几句交...

醒来

双黑,伪黑客帝国paro,脑得飞速,写着玩。找手感清欠稿。


毫无缘由毫无道理,突然有一天中原中也不得不被告知所有的人其实都活在一场梦里。人们都像终生泡在数据构成的羊水里的人,其实他们都在原地一动未动,数据就是他们延伸出去的肢体和眼睛,他们所感知到触碰到的一切都是虚假的,乃至他们从未拥有过。没有人想到要醒来,是因为他们从未醒过,并且还会一直沉睡下去。

作为一个足够幸运的幸运儿得以从泄密者口里知晓这件事情,并且这个结果也必然包含有自己促成的前因。他是个黑客,如果黑客是“在梦中编程入侵网络中枢”的这种犹如玩笑的含义的话,那他的确是黑客。

这是命运,如果说他非要了解到这件事情,并因此觉醒过来...

1 / 5

© 桦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