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赐我救赎。”

逻辑强迫症、嘴巴坏
据说朋友们都想打我
分析系人物,直觉是什么?靠不住的。

黑手党的真人密室逃脱READY GO!

 因为番外看得很愉快,这篇用之前被我诟病的轻小说文风来写。

素材来自之前去玩的Mr.X,谜题作小幅改动,也算给他们打广告了吧。

参与者:太宰治、中原中也、广津柳浪、坂口安吾



顾名思义的真人密室逃脱——游戏,人们花费金钱租下封闭空间,把自己关进去,再绞尽脑汁解开由人事先准备好的谜题,进一步在规定时限里连滚带爬地逃出去,这就是真人密室逃脱的精髓所在。

遭到现任黑手党首领下达“既然取得了休假就去参加一些更有益身心的活动”的指令,而被丢进活动中心、并被警示“不允许使用异能力,一旦造成损失用工资抵偿”的黑手党四人正面临了这样的情况。

“故事的背景是——”太宰治在一片黑暗中借助手电筒的光亮对着介绍手册宣读,“位于神秘地点的某外国科技实验室……啊这段跳过,跳过……不可告人的机甲研究。究竟蕴藏着怎样的秘密?请一步步遵循线索的提示,前来探索谜题的答案……”

在这个工作人员已经离开,入口被关闭,且房间内除了入口一侧墙壁悬挂不断循环播放科研人员资料的显示屏发出亮光外,丝毫没有其他照明的境地里,四人分散地站在室内。

手电筒一共是两只,一只正在太宰治的手中,另一只则提在黑手党情报员坂口安吾的手里。另外还有一只用于与工作人员对讲,取得提示的对讲机。

工作人员完成简单介绍后便匆匆离开,虽然说不清为什么,这里的生意简直是惊人的好。

在惨白的光线照射下,整个房间呈现出如同近未来小说一般,漆黑而富有金属感的模样。计时器已经打开,时限是一个小时,可以从入口顶端的电子计时板看见倒计时。

房间整体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几个有着书写英文名铭牌的电子锁竖柜,另一部分四台控制台背靠背分布为十字,贴墙角的黑暗里有金属拨杆的开关面板。一侧墙壁有四边形凹陷,初步可以了解到是金属自动移门。

在移门的正对面是从中间被分隔为两部分的玻璃展示窗,分别摆放了塑料材料仿制的人体机甲。

在坂口安吾举着手电筒环顾房间,观察竖柜,并试着打开的时间里,太宰治依然在宣读介绍。

“喂,安吾,其实我们只要等在这里,一直到工作人员放我们出去,也是完全可以的吧?”

“‘如果不好好进行游玩,原定八人的密室游戏费用就由你们三个平摊’,首领的原话是这样。”情报员尽职尽责地传递指令。

也就是说,唯独能够幸免于难的,只是身为“黑手党老前辈”的广津先生而已。

因为这种原因遭受克扣,总有些说不过去。

黑手党历届最年轻干部状似苦恼地点了点头。

“那就由中也拿出他的藏酒……”

“我拒绝!”

“那么帽子也可以……”

“那是什么馊主意啊你这个绷带混蛋?!”

因为突然被点名而没有反应过来,但却由反射性作出了回绝的中原中也的嗓音从室内一角传来。

“啊,周围好黑,全身漆黑的小矮人我看不见在哪里。刚才那是什么声音?广津先生?你有听到吗?”

静立一旁的广津不语。

不说话才是正常的,恐怕谁都不会想要卷入到这种相当无意义,当事人却反而乐在其中的吵嘴。

“你自己不也穿着黑色西服吗!既然拿着手电筒就好好利用……喂!……”

“哇!发现了!”

“用手电筒晃别人的眼睛你的素质是有多低下!果然还是去死吧你这个社会败类!!”

中原中也劈手夺走了太宰治手里的手电筒,转身向站在柜子边的坂口安吾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传来电子锁打开的提示音,坂口安吾已经先一步打开了最右端标有Deer字样的柜子。

“怎么打开的?”随后跟来的太宰治充满兴味地问道。

中原中也把手伸进柜子里翻找有用的东西。

坂口安吾展开左手向太宰治展示一枚直接大小,包裹透明塑料外壳的电子芯片。

“是从开关面板下的矮柜里发现的,就作用而言类似于身份牌一类。”

太宰治“哦”地应声,摸着下巴盯着芯片看。

“其他柜子呢?”

“都是密码解锁……触屏唤醒,会显示出数字,下方是感应区,但芯片只有这一个。”

“密码锁怎么开?”太宰治进一步追问。

坂口安吾深吸一口气,转身给他演示:“像这样抹一下它的表面,感应到就会显示……看外形这是新近哪一个厂商开发的两用门锁吧。”

锁发出一个电子单音,由黑色底板浮起散发白色光芒的数字键盘。

“哇哦,了不起的发现!不过我多少也猜中了。”太宰治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伸向键盘。

就是这点才令人不耐烦,不过该说“这正是太宰治”吗?坂口安吾慌忙阻止:“等一下!如果输错密码会有3分钟的惩罚时间……”

会拖延解谜的时间。

但是这句话并没有来得及被说出。

太宰治已经把手按到了键盘上,用快捷的手法输入了六位密码。

随后——锁应声而开。

如果仅凭表象断言“是运气”就未免太武断了。

那么现在该说“不愧是太宰治”吗?坂口安吾陷入沉思。

下一刻先前已经打开的Deer先生的柜门突然遭到打击,高速撞向太宰治。因为柜门是金属制造,撞上人体无论如何都会很痛。

太宰治向后仰回避。

这算是中原中也对于先前被手电筒晃了眼睛的报复。

“这里有一本日记,”他带着明显不快的语气说道,“写到‘Gregoir这样的年轻人竟用六位生日作密码,是否有些……’”中原中也举起手里的硬壳笔记本,很不高兴地哼声,“刚才他站在我背后的时候,越过我看见了这句话吧。”

另外科研人员的资料则都可以从墙上的电子屏找到。

虽然尽说些丧气话,但看来很在状态嘛。

打开的第二个柜子里是一根双头的线缆。除此之外,柜子正对外侧固定着一整张表格,按照需要锁死、关闭、打开的分类书写了一大把实验室名词,有半张粘贴在柜门的相片,在柜子的分割层上也有关于下一个柜子密码的提示。

“Margre不愧是一名虔诚的基督教徒,连输入密码都像在画十字架。”

太宰治接过坂口安吾递过来的手电筒,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喂,这几个研究人员就这样互相刺探、吐槽对方的密码,真的好吗?”

坂口安吾轻咳了一声。

“那是当然的吧?否则游戏就无法进行了。”中原中也瞥他一眼,拎起线缆自顾自走向墙角的开关面板,“啧,反正是你也会说‘那种事情我本来也知道’之类的吧……啊,这里的开关确实有三个卡位。”

“向上是打开,向下是锁死,中间是关闭。”太宰治的声音传来,“现在劳驾你全部拨到关闭吧。”

与此同时坂口安吾也已经打开了据称是基督徒的柜子,太宰治举着手电筒照过去。

“故事的背景是在美国十一区,相传由于进行飞行器实验屡次被以为是外星人入侵的试验场。”出人意料,广津柳浪突然开口。

“因为进行的是机密实验,经常有让研究人员‘互相注意’的事例。”

“啊,谢谢你,广津先生。”太宰治没什么表示地开口,“其实说起来,在黑手党这种事情也很多吧。”

气氛短暂地降入冰点。

这真是一个十分让人尴尬的话题。

如果太宰治没有多嘴就好了,一时之间,有人不由得想到。

中原中也依照线索的提示向开关面板下的插孔放入线缆,噼里啪啦掰动开关的声响一时间成为了寂静空间里唯一的声音,然后——

“轰!”太宰治一巴掌拍上柜门。

“了不起!按照第三个柜子这里的表格所写,只要把所有的开关都变成‘开’的状态,就会引发锅炉爆炸!这真是闻所未闻的自杀方案!我们现在就来……”

“那是不可能发生的吧!!这只是游戏而已!游戏!”

最后一个柜子的提示是逻辑游戏,根据数字排列的条件简单推理出了密码是两面对称的325523,输入密码后也轻易得到了打开的提示音。

对目前为止所有得取的物品进行统计,共是两条线缆,一个开关螺栓,两张可以拼接的相片,根据上面的画面,应该要满足开关面板顶部的三盏灯全部亮起的要求。

另外在最后一个柜子里也有类似的表格,按序排列了所有在另一张表格上可以找到的实验室名词。

到目前为止,一切进展似乎都非常顺利。

“广津先生?麻烦你到这边来,拿上这个手电筒,帮我一一报出表格上的名词可以吗?”

顺便一提,进入密室是不允许携带任何纸笔和电子设备的。

拨动开关的任务交给了中原,坂口安吾似乎在另一头发现了一点什么。

“从需要锁死的开关开始,麻烦了。”

“谨遵指令,那么,第一个,核动力汽锅……”

“……13号,中也,向上拨。”

……

但是整张表格对完后,灯并没有亮起。

“……这两张表是这么看的吗?”

“不知道。”太宰治很干脆地作答,“不然要怎么看?”

“那再对一遍。”

无果。

“没办法……广津先生,向工作人员要提示吧。”

此时时间还剩下三十分钟。

可以说还算充裕。

“……是这样,我们都对过了,是的。”

从对讲机里传来了工作人员略微失真的声音。

“……把15号向下拨。”

“我们已经——”

“请重新拨一下。”

……

三盏灯亮起后将螺栓插入固定的地方,转动后响起“动力汞打开”的英文提示,随后从房间另一端地板的中间部分升起一片圆台,露出下方的四条线缆。

“就这点而言还真算是不虚此行,很有感觉嘛。”太宰治评论。

通过线缆将四台控制台连接后,开启的是指令游戏,根据控制台显现的指示,四人需要相互配合才能通关,就成分而言并不算太难的游戏,操作按键也只有每人一个。

然而——

“啊……又在太宰治那里断掉了。”

“是啊,‘又’。”

“……”

“这个完全没有办法操作嘛!明明我已经按下去了,用力地按下去了哦?”

“唉,那广津先生和太宰治换一下位置?”

“是按键延迟吧,再找工作人员?”

“耗费太多时间了,已经只剩下十分钟了。”

三人人陷入沉默。

放任时限就这样结束的话,似乎会带来不得了的结果。

“广津先生……”

“……请问,按键有延迟,耗费了游戏时间……希望得到赔偿,是这样,设施没有得到保障……”

在得到可以跳过这一环节,并取消时限的承诺后。房间另一角,先前被坂口安吾注意到的部分打开,露出了一整块的英文密码输入装置。

几人四散到房间里开始寻找密码,看起来已经到了最后阶段的解谜,密码的提示到底在哪里?这是个需要深思的问题。

“我知道了!密码是五位吧!那一定是‘where’来表达对现状的迷惑!”太宰治开始了胡说八道。

这种程度的胡说八道是无论如何不能相信的,更何况搞不清这是否也会有惩罚时间,并且就算没有时限,把宝贵的假期耗费在这种阴森黑暗的地方实在不美妙。

“那么就是‘creat’!来表达对机甲的创造!”

坂口安吾默默转过头核对起了名字和资料,试图找到一点线索。

但是在他转头的瞬间,密码已经被破除。

震耳欲聋的BGM响起,整面墙的金属自动门打开,在金黄的照明下,显露出了近三米高,类似于EVA那种事物的机甲。

惊讶之余他不禁开口:“密码是——”

“托这家伙的福,”中原中也顿了一顿,“Robot,机器人。”

“某种意义上,也正是这个实验室在开发的东西。”

从关节的夹缝里找到了卡片,从而打开机舱后,由中原中也翻身爬了上去。机舱里有一支绿色激光笔。

另外能说的就是人造革座位旁的按钮。

“嗯……这表示激光枪?”

真是相当寒酸的激光枪。

从这里正对面就是拥有那两扇展示窗的墙壁。

“那么——既然找到机甲,就利用它狠狠地撞击墙壁,从而找到出口吧!”


最后的结果当然不会是真的开动了机甲。

两扇展示窗中间有那样宽度的墙壁实在说不通,按下按钮,并用激光笔照射感应区后打开了墙壁,露出在那之后的管道通路。

因此四人不得不爬进管道,向上攀上梯子,再从另一头出来。

到此,黑手党的真人密室逃脱终于结束。

评论 ( 3 )
热度 ( 44 )

© 桦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