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赐我救赎,让我高歌毁灭。”

迄今仍然很喜欢这个头像,纤细的少年有着凉薄的眼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只除非是刚刚起步的婴孩,或是活在暖房的花朵。试去看吧,所有人皆立场不同,你我为永恒孤独。

天才应该保持神秘性

意念艾特跟我点了太乱的朋友。


江户川乱步二十四岁时侦探社迎来了一位有点特别的新人,这件事一开始是从其他人那里知道的,一个社员刚才已经从社长室进进出出了两趟了,角落里长年空着的两张桌子在今早都被有心人整理过,把平时一些堆积在上的杂物都收拾掉(当中不乏有乱步的游戏机)。更有人往两张桌子都各摆了一个装了水的小玻璃瓶,雨露均沾,公平公证得很,尽管实际上要来的新人只有一个,两张桌子像等待选妃似的打扮了,不知道往后是哪张被临幸。玻璃瓶里面是从花盆里掐来的绿萝叶子,这种好活的植物即使环境简陋也依旧青翠得很,看一眼也算是心情愉快。

也正因为这新人要来,被他通关后就忘了很久,在空桌子上放到落了灰的游戏又回到了他自己手里——新人来时他就在摆弄这个游戏机,因此这个新人他只来得及看见了一头软蓬蓬黑发的后脑勺,没等他仔细去看呢,这个人背对着他,只在社长室门口站了一会儿,就被叫到里面去了。

名侦探的工作实在是太忙,太多啦!谁叫超推理是个独一无二,又绝顶厉害的异能力呢!解决不了问题、毫无手腕的人,只好都纷纷来求着帮忙了,纷至沓来的委托,怎么说来着,让他有些忙碌过头了,在他心不在焉地拨弄游戏机,等着连“照面”都没好好打过的新人再从社长室出来的这段时间里,他一不小心就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

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错过了第一时间打招呼的机会,新任的见习调查员,新的能力者已经早早随指令,和国木田一起出去搜集情报了。国木田君可真是辛苦啊,要追求“理想”小本本里的计划,还要兼顾那个和那个,在什么神秘人物被捉出来之前,他都会是一刻都不得清闲了。

这就是调查员的工作吧!无法解决的话,就会有人连滚带爬地跑到面前来求自己帮忙的,到那时候只要使用异能力,咻地一下就可以解决了。

第一次会面的机会就这么一不小心地溜走了,连续几天,新人都不得不跟着国木田独步这个前辈在侦探社进进出出,解决各种各样的委托,侦探社的日常就是在这种忙忙碌碌中度过的,虽说这样对新人来说未免有些严苛,然而日后的运作也大约就是这样了吧。甜食、饮品,热的咖啡和牛奶在楼下就有,新鲜的三明治和烘烤饼干也不难买到,虽然偶尔有需要去到外地去的工作,大家要做的事情大多总还是围绕着横滨。这个充斥着外来者、异能,种种非同寻常,不同凡响的元素,花样百出纷乱复杂却又迷人得很的港口城市。

因此江户川乱步是完全不感到担心的,横滨有那么大,但也只有那么小,侦探社也仅仅只是占据了红砖房三楼的一个小小组织,什么肩负着灰色地带的平衡,黄昏守护者啦,他是完全不在意的,那个他到现在都没搞清楚名字的新人,总有一日能说上话的。

对于太宰治来说呢,在进入侦探社以前,总还是听到了一些介绍,然而介绍人最后用一句心大的“等你亲自去看就明白了”敷衍了事结束对话,于是,还能怎样呢,他只好匆匆地想一想,就投身到这样的忙碌中来啦,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不过,机会总是会来的,就像名侦探既然是名侦探,就总是要帮着做些找出犯人和手法的事情,这次——当然的,上次错过了机会,这次新人总不可避免要和他来一个对视了,乱步盯着他看了几秒,心想:

啊。

然后就没有了,照理来说,名侦探总要做些出乎意料的过分发言才对,轰隆隆地,把大家都吓一跳!然而他一时愣住了,这是有理由的,毕竟“超推理”是他的异能力嘛,除非是什么就连傻子也可以明白的简单事实,不戴上眼镜的话,他就是什么都不知道的,眼镜才是发动异能力的关键,反正大家和他自己都是这么相信的。如果有什么需要,他想他大概是可以戴上眼镜对这位新人——现在他知道他叫太宰了,提点什么问题,只不过时间紧迫,这次发动异能要用来解决关键事件才行。他想了想,于是强调道:“加油啊”。

结果,一旦得出结论,大家又一下子都忙碌起来了,这下倒反而到了乱步的休息时间,所有肩负责任的人都蜂拥着从侦探社出去,又嗒嗒嗒地纷纷跑下楼梯去了,于是一下子,办公室几乎就只剩他一个了。名侦探仔细地考虑了一下,端着前些日子才重见天日的游戏机坐在沙发上开始打,都是些他早就通过关的游戏了,既然已经通过关,也就变得不再那么有意思,已经得出答案的东西,都会变得不那么有趣。空间就这么大,他只好随手浇了浇绿萝,又去换了一次水,可怜两张被精心打理过的桌子,在这几日根本没有被理睬几次,被迫长时间奔波在外的新人还根本没有把它当做是自己的东西,只偶尔在桌子前呆过一两个小时。

他思考了一会儿,从口袋里摸出眼镜戴上,用食指和中指按着中间的鼻梁架子调整一下位置,左手插在口袋里,深吸一口气。

“超推理”!

……

乱步摇摇头,把眼镜取下来,小心地又收回口袋里去了。

超推理是天下第一的推理异能力,也就是无所不晓的名侦探!但是解决最终问题是和他无关的,毕竟他只是个没有战斗力的普通人而已嘛。

不过,他叹了口气,心想。

下次,再下次,绝对不能给太宰治再有机会偷偷捏着他的头发了。

乘公车赶路的太宰治打了个喷嚏,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景色,这还是他第一份这样的工作呢,只是既然被鼓励过了,总要拿出一点干劲,稍微多发挥一点能力了吧。

 

End.

 

————————————————————————————————

在以国木田独步为第一人称的番外小说《太宰治的入社测试》中,有这样一段。*以下为台版翻译原文。

 

“太宰,把资料拿给乱步先生。”

“啊,是,请看。我是新人太宰,请多指教。”

“啊啊,我听说了。要努力去找出事件喔,因为我只负责解决。”

伸手手下资料的乱步先生突然停下动作看着太宰。

“新人,呃——你叫太宰?……你的上一份工作是什么?”

“什么?”

乱步先生脸上的表情消失了。他凝视着太宰,像是在寻找什么。

“念完书后也没有做什么特别的事,就只是四处游荡。”

乱步先生没有对太宰的回答做出反应,就只是凝视着太宰。过了数秒——

“是吗?那就好。那你加油吧。”说完后,他像什么事都不曾发生过一样,开始将炸弹客的资料排列在桌上。

这是怎么回事?

“喂,太宰,刚才是怎么回事?”

“问我我也不知道啊——对了,那位乱步先生是位怎样的异能者呢?”

这么说来,我还没向太宰说明吗?

“乱步先生具有‘超推理’这种特殊能力。‘光用看的,时间的真相就会浮现’的惊人异能力。”

“有那种能力?!”

就连太宰也感到吃惊。

……

“原来如此,你对乱步先生感到佩服,是因为他的推理相当精准吗?”

“不是喔。”

什么?

“我惊叹的,既不是对储油设备的崭新攻击手法,也不是乱步先生的特殊能力。”

“那是什么?”

“喔呵呵,最让我吃惊的是,乱步先生的能力不是特殊能力。”

“你说什么?别傻了,没有特殊能力哪能做到那种境界。”

“所以才了不起不是吗!其实我在乱步先生推理的期间,一直在背后偷抓着乱步先生的头发。”

……

 

_(:3总之,真是皮皮宰本皮了呢。

评论 ( 9 )
热度 ( 52 )

© 桦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