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赐我救赎。”

逻辑强迫症、嘴巴坏
据说朋友们都想打我
分析系人物,直觉是什么?靠不住的。

Pan's Plans 17 完结

ABO世界观,半悬疑向,无异能设定但还是黑手党,cp向双黑。

Alpha中原中也x伪ABeta太宰治

文章主旨批判社会。

Pan - Peter Pan - 彼得潘计划

全文索引


————————————————————————————————


空气中弥漫着火药的呛人气味,一枚不知自谁手里丢出去的手榴弹从高高的天花板底下闪着照明灯的反光回旋下落,光线像水流从它的表面流淌,又从下一刻起无声回归原位,回到头顶的光源里去。根据轨迹判断,手榴弹将降落的位置并不甚好,在它底下是反应不灵敏的大批白色大褂们和诸多在混乱中被撞倒的仪器设备。人的躯体和金属器物一同将这片区域填塞,肢体交叠,甚至被绊倒在障碍里,从而更为缓慢地前进。

“趴下!”

有人大吼着命令那帮战战兢兢的科研人员,旋身几步上前对着半空的危险物品来了个点射,手榴弹受到子弹推进,从而了偏移原轨迹,紧接着便在半空中飞旋着猛烈地炸裂开来。响到令人耳鸣的爆炸声中碎片飞溅,有不走运的家伙被击中,因此惨烈地嚎叫起来,更多的人像受惊的羊群毫无章法地向大门涌去,拥堵成一团。中原中也毫不客气撂倒了一个,带着恼怒的声音向所有人强调命令:“给我一个一个来!所有的人堵在一起根本想也别想出去!”

房间另一头末端的楼梯上滚落下来一个人,肉体沉闷地扑倒在地,中原中也立刻对准方向举起枪,那个从他身边经过的科研人员被他惊吓到,猛烈地哆嗦一下,随后才移步绕过他前进。他双手交握枪把,HKP7在枪体设计及后坐力处理上更适应人体,不但是射击速度更快,精度也相比格洛克更高,在这种情境下显然是它更适宜。从楼梯断口涌下建筑内安置的武装人员,乱成一团,已经丝毫不能以秩序来行动。

也是多亏了太宰治,从一开始就预测了敌方的大致分配,才让他们的突入在制人以出其不意的基础上更有势如破竹之意。中原中也对点射击耗空了一匣子子弹便带头向外撤去,把断后尽交与几个跟着他的部下来干。最后一名白大褂也从他的身边走过,他带着几名分部成员顺着另一条通道飞奔而去。在拐弯口他和正经过此处向另一方向而去的太宰治汇合,随即两队合为一队同时向电梯奔去。在等电梯的时间里太宰治不知从哪儿摸了根烟出来,也不点燃,就将它随意抛至中原中也眼前。中原中也抬手握住,用两指夹着烟体继续整理弹匣,一直等到收拾好子弹才随手将包得雪白的纸烟丢进口袋。

电梯上行,他们人分为两排各自靠在电梯门到两边的空档里。中原中也的手肘挨着电梯按钮,他向后挨到电梯内壁,金属表面倒映着模糊的侧影。数字跳转,亮着白色光圈的按钮在门开启的同时熄灭,金属门向两面刚刚打开一条缝,一枚子弹就从其间呼啸穿过,直直地飞向电梯里的平面镜狠狠命中中心。伴随连声脆响,蛛网状裂纹张开在电镀银的镜面,一时间碎片飞溅,细细碎碎不规则的碎玻璃闪烁着银光拍打上人的肩背,一名离得近的不幸被划破了脸,鲜红的血液立时顺着脸颊蜿蜒而下。来不及有什么表示,电梯内的人却都动作一滞,在安静的小空间里,从外传来混战的嘈杂声响便显得格外清晰。中原中也和太宰治对视一眼,太宰治从身后那人那拿来了一把轻型自动枪,端着枪向上倾斜少许,动作轻巧地向门倾开身子,看也不看就一梭子子弹打出去。

连续射出的子弹带着巨大声响没入走道的杂音里,听见带着危险信号的动静,人的第一反应大多是回避。高速射出的子弹猛烈地击向墙壁,又叮叮当当互相碰撞着落回地面,借此机会,几人迅速从电梯离开,进到岔道里借着墙壁掩护。

“有多少可能性对方会应用Peter?”

“很低,这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做法,不到逼不得已不太可能。好消息是对方显然没有预料到我们能这么迅速地定位到这里……”太宰治随手把耳麦也丢给中原中也,后者再次伸手接住那个金属和塑料结构的小物件,反倒是愣了愣,语带惊讶地询问。

“现在就分开行动?”

太宰治一面翻着身上带着的细碎物件一面头也不抬地回答:“不,先给你,方便我找东西。”他随手把自己的那一个耳麦挂上右耳,叼着一根细金属丝翻翻找找,没多会儿又翻出一片比掌机大不了多少的简易电子芯片。他握一握那个薄薄的小方块,听一会儿走廊里的动静,垂着眼思考,包括中原中也在内,所有人都握着枪无声地等待着他。

“按原计划不变,先去找藤山,争取抢占主控制室,随后你负责找到见崎,并带她出去。”太宰治耸耸肩,“好人做到底。”

楼层内混战的人群本已够多,要控制局面尤为不易,更别说要在弹药轰响中跳出来大喊“是友军”,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中原中也把枪递给太宰治,换成匕首反手抓握在空中比划两下。太宰治把铁丝从嘴里取下来,回头甩一个眼色,几名部下立刻抓住时机从藏身处跑出,很快与混战的人群混成一团。硝烟四起,两人前后由枪弹之间的短暂空隙见缝插针地穿行,这是个危险的方式,太宰治以最快速度开枪清理所有可能在前进道路上阻碍他们的目标。他在墙角屈身下俯,中原中也跟进,借了搭档肩膀的高度凌空一翻,瞬时吸引一堆火力向他们倾斜而下。随即他向前弹踢,更加上太宰治横枪扫射,一名部下跟上来补足后方空档,落地瞬间中原中也便出刀砍倒一人,太宰治则就地向前翻身横扫,把一片站立不稳的脚踝伺候了个遍。他跳起一把抓住正准备向前的中原中也,后者向他投来恼怒的一瞥,甩开手出刀砍击一人持枪的手臂。

随着人员跟进,参与混战的黑手党人员也都逐渐聚拢到他们身边,有了人员支持,后半的推进更是愈发轻松。中原中也撇下太宰治,先上前带人向防备攻去,现在反而是人海战术了,他于人与人之间的空隙中偶然瞥得了一眼那个作威作福的藤山,远远地避开在角落,脸上不知道是什么表情。太宰治听着一片火药交响,悠然自如地从最后慢慢跟上。所过之处所有的残兵败将都被收束俘虏下来,道路被清理,尚还有用的武器被回收起来。

中原中也从人群里挤出来,一手扶正了帽子向太宰治走来,他带着些许不耐烦看太宰治一眼,对此太宰治绽开一个浅淡的微笑,又在对方骂他恶心前又迅速收了回去。

有劳你啦。他面无表情地说。

中原中也白他一眼,不轻不重捶他一拳,一手夹着自己的外套向另一边走,他的声音懒洋洋地从那儿传来,语调是轻盈的。

“那么拜托,麻烦你还是赶紧活到下一次跟我打配合的时候吧。”

中原中也带着人先行一步离开,中央控制室自此已经成功占领,即便是再大的建筑,几乎想要完全攻略也已经只是时间问题。太宰治按一按耳麦,冲对面喂了一声,中原中也中规中矩地回了一句“收到”,隔着人跑动和远处枪弹的杂音,没过多久,不等太宰治开口,耳麦里便又传来中原中也的声音:“定位好了没有,再过去就是交战区了,你打算让我们顺着一个方向跑多久?”

“哦……我说E3区。”

“哈??”

“骗你的,B4区,从你左手边过去。”

中原中也依言改变方向向左去,耳机里太宰治轻声说“保持联系通畅,中也。”他随口讽刺:“你倒是不怕被枪火声震聋。”

太宰治将目光移回控制室的操作台,监控显示屏有不少都已经只剩一片雪花,想必摄像头是在混战中被破坏了,整栋大楼所有的数据操控都集中在了除去一个个小电子屏剩下的智能电脑里。藤山被枪指着脑袋在一旁站着,目光落在他身上。

察觉到对方的注视太宰治转过头对他笑了一笑,智能电脑的密匙已经遭到破解,他不紧不慢地开口:“我想藤山先生一定很乐意告诉我这台电脑除了解码以外是怎么操作的吧?”

藤山把目光从他身上移开,没有恐惧惊慌,却也没有愤怒不平:“曾经在实验室被研究了超过七年的神经毒气,没想到就要落到黑手党手上。”

看来是不打算配合了,太宰治借着视觉死角撇了撇嘴。

“哦?那么在藤山先生看来,自己公司在性别研究上的心血,再加上Oulan酒店,都是不如‘Peter’要珍贵了?”

藤山又看了他一眼:“起初‘Peter’的研究是为了信息素吸入剂的研究。”

“然而你们却跑偏,进一步开发出了生化武器?”

藤山不置可否:“我始终认为我们将人类性别的发展推到了一个新高。”

“好吧,让我算算……新高的含义是包括掌握Omega的发情期、Omega的可标记性,对比Beta和Omega对信息素类似物的吸收反应?”太宰治掰着手指,他瞥见电子屏上一个不自然的闪动,暂时停下了对话,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手动操作上。

过了几秒,也许是几分钟,他的动作慢了下来:“藤山先生。”他的目光留在屏幕上,“你在尝试搞小动作吗?”

“……我的妻子是一名Beta。”藤山像无所谓那些枪口,自顾自转移了话题,“而我的女儿,我本以为她也会是Beta。”

“可惜她不是。”太宰治略显不耐烦地接话,“一个性别就能阻止你好好对待自己的女儿,少自欺欺人了,活在Alpha构建出的‘王朝’里,便附庸势力把自己和别人变为下等,你也就是如此。”

中原中也在耳麦里噗嗤笑了一声。

太宰治暗骂一句死矮子。

藤山保持了一会儿沉默,太宰治在操作台前继续不间断地操作着。

“也许确实如此,只是事到如今也早就没有改变的余地了。Oulan按照书面文字会落进特定的人手里,”藤山连续地说下去,“它的名字来源于我最初成立的一个小公司,随后很快因为人种和性别问题受到商业排挤而倒闭。”

太宰治终于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荧屏在他的侧脸投下阴影,他慢慢地说,用日语:“你这是在报复,藤山先生。”

藤山意味深长地注视了他许久,然后低低地回答:“是啊。”

下一刻他便突然猛地转身向枪管扑去,灰色棉纺的西装外套从太宰治眼前快速地一闪。几乎是同时枪声响起,硝烟腾起来,一滴血落下,随后是第二滴,衣装布料从破损的地方慢慢吸血染红,他的身体僵了僵,捏住枪管的手松脱垂落,随后便猝然向地面软倒下去。

反射开枪的部下愣愣地抬头:“太宰先生……”

太宰治无奈地按了按额头,捏住话筒凑到嘴边:“中也,这栋楼有自爆装置,足以把整栋楼全都炸塌,我目前暂时把它锁死,你在十分钟内带见崎出去。”他向部下也挥了挥手,“傻什么,先走,我随后跟来。”

中原中也对着耳麦回复了收到,现在他还正在第二层楼,带着见崎,他不能冒险去穿越交战的地方,十分钟真的太少太少。太宰治应当已经把消息传给外部接应,预示撤退的信号已经从尖锐的哨音到闪光的信号弹都响了一个遍。他们夹杂进跑动的人流里,向外快速地涌去。楼当中的人一旦聚集起来简直是无法想象地多,敌人有人还在抵抗,有人已经一同向外逃去。楼道里他似乎瞥到了之前跟着他一同跑去和太宰治汇合的部下,但局面容不得他多想,他只能想办法尽快地带人出去。

在踏出门口的那一刻,前不久他们在临时据点的走廊里的对话突然跃现脑中。

告你袭击干部。太宰治这么说。

“自爆系统启动了,我在向外转移。”距离大楼百米之多,耳麦突然传出声响,似乎在验证这个简易机械多少还拥有的价值。太宰治口吻很平淡,所有的人基本撤出,更别提早先就被赶出建筑的科妍人员,他的那头几乎安静到诡异的地步。

中原中也听着一愣,急急地反问回去:“你不是说你阻止了——”

对面一阵电流杂音,太宰治大概在跑,一阵若有若无的叹息夹杂在其中:“它有一个自我修复程序,没办法……”

剩下的音节全部都被泯灭在了自他眼前轰然而起的巨大火光和爆炸生出的浅淡蘑菇云里。足以炸掉一整栋楼的自爆系统,威力也还远不足氢弹的阵势,只是一阵低微的,边沿的风就把爆破的云烟扯散。

“喂?喂!太宰??”中原中也托住耳麦下沿冲着话筒嘶声大喊。紧接着从建筑内部传来第二声爆破,巨响把他的声音也一同吞没了,他看见烟尘四起,火光冲出迸碎的玻璃窗。

耳麦里只剩下电流的滋啦声。

“嘁。”他一把扯下耳机捏在手里,脆弱的塑料在他指间发出不详的吱呀声。天地间的风忽然转了向,热浪随着风向人迎面扑来,他被呛得咳嗽起来,见崎在一旁捂住了嘴,不知道是否只是如此才让她抑制住尖叫。

第三次爆炸将整栋楼彻底地埋没在了滚滚浓烟里。

但是紧接着,一个遥远的,颤动着的黑点出现了,从浓烟最边缘一点一点地向他们跑来。太宰治掩着口鼻奔出了浓烟所笼罩的地方,接着放慢了速度,就像慢镜头,他终于跑到了两人面前。

见崎第一个忍不住惊呼一声扑了上去,小姑娘可能是第一次见识生死场面,一时间情绪都控制不住,反倒是太宰治腿脚一软直接跌坐下去。他的身上沾到了爆炸中的灰尘,整个人简直不是狼狈不堪足以形容。见崎慌慌张张连声道歉,被太宰治笑了笑摆手制止。

中原中也向前两步,在太宰治身旁半蹲下来,他眼神复杂地看了好一会儿搭档,反倒是什么也没有说出口。太宰治拍了拍他的肩,口吻带起些恶作剧的戏谑。

“搭档呀。”他说,声音有点哑,话没说完便猛烈地咳嗽起来。


所有的那些研究成果,公开或未公开,无论进展如何,都被埋没在了那场巨大的爆炸里。

太宰治依靠在飞机座位上把报纸盖在头上,中原中也又把报纸抽走,无视太宰治的抗议,他自顾自展开报纸,版面上一张摄影里滚滚浓烟四起,英文标题写着不明工厂爆炸,这他总看得懂。

在旁边不远处,新O法正在为修订收集意见的标题要小很多,但仍然显眼,前不久传闻四起的海外性别犯罪已经由双方的警察开始调查,又一批新的违禁药品遭到没收。他耸耸肩,折起报纸拍回太宰治脸上。

忽视太宰治简直是到了大吵大闹地步的反应,他左思右想一会儿,总觉得有什么缺漏,再三思考于是决定追问。

“我们第一次进入他们的设施时我看到的那个背影到底是谁?”

太宰治吃惊地停下动作,他一手捏着报纸一角,无声思考了好一会儿:“……你是说破坏防护网的那一个?就是藤山啊。”他抬起手上下比划一下身高,“比我矮,比你高,那个将近一米九的假老板根本想都别想钻进那样一个窟窿。”

“……你就是从那时起开始怀疑的?”

“算是吧。”太宰治懒洋洋地躺回靠背上,“我也不能全知全能,只是一点可能性而已。”

“藤山吗……”

“是个矛盾的家伙呢。”

“嗯。”

从此时起,他们将要航行,回到横滨。


潘计划全文End.


终于写完啦!从最初预估的四五万,到现在写了将近七万,某种意义上也算是巨大突破呀。(x

我想如果我絮絮叨叨讲一些写到这里我的进步呀缺陷呀,一定是没有人要听的,所以就由近期的事情,和读到这里的你分享一下。

昨天和恶友连着麦聊到了颇晚时候,话题展得很开,大致上可以说是谈一些平日不会和别人讲的事情,讲到第一印象,也讲到一些类似于生存哲学的问题。结果起初是我在听她谈负能,谈对我第一印象是这人怎么这么自信,后来变成了她忧心忡忡反过来跟我讲“你现在愁死我了,我好担心你会跳楼”。

当时讲到这个我忍不住在麦上笑,可能我是一个偏执狂,可能我的行为准则把自己搞得超他妈累,也许我有心理问题,也许我没有,我没去看过心理咨询师,当然,首先第一时间是告诉她我并不会有自杀这个风险。最后也不过是把几个平时不会说的,难以被人注意的细节展开解释。有这样一个朋友是可贵的,如果要类比,也许可以说恶友就是我的江户川乱步吧。(x

谈起这个并不是为了表示我是一个负能起来多么可怕的人,更不是为了炫耀痛苦,这些都不是适合展示的事物。我难以阐明讲这个和我最终想讲的联系到底在哪儿。该说,总是会有一些细微的事情可能比表面上看上去的影响更大。当我最初列下提纲时,我觉得我是想写性别歧视的问题,然而仔细一想,“歧视”和“不平等”其实充斥着这世上角角落落,不止是性别之间,我自身又难道不会对一些事情抱有歧视态度吗?

并且最终一路写下来,显然覆盖了比最初构思广得多的面,涉及了更多的问题。我无法保证以我的笔力能全部说得明白,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当我提出问题,我希望从两面去解析,这也就意味着我笔下的文字也许真的如朋友们所说,很不好懂。

最后要感谢凌遥,在我码字期间无数次陪我整理思路,以及很重要的,和我分享了很多这方面的话题。

也许作为作者,我们都会说不要对读者妥协,但对于读到这里的你,感谢你的阅读。

评论 ( 18 )
热度 ( 55 )

© 桦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