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赐我救赎,让我高歌毁灭。”

迄今仍然很喜欢这个头像,纤细的少年有着凉薄的眼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只除非是刚刚起步的婴孩,或是活在暖房的花朵。试去看吧,所有人皆立场不同,你我为永恒孤独。

关于善与恶,以及杂想

尝试还债(1/n)

一篇给@与猪谋白菜 的《黑名单》的文评。

你突然就把全文都搞成文件了本来用流量翻lofter的我觉得很惊悚!!

会是私物爆棚的一篇评,不如说我写评就很容易这样……


善与恶的交界线是模糊且循环的,极善是恶,极恶也是善。文章的主旨也许不在探讨善恶关系,只是基于这种人人罪犯的微妙背景下,似乎连对主角二人的解读也难逃这个议题——你究竟选择哪一边,站在哪一边?

太宰治在文中的塑造无疑是跨过了善恶间那根模糊的线,从警员到罪犯,又从罪犯变成协助者。说起这个不禁有点好奇,如果把他后来算作违法的事情一项项列出来,那又会有多少项?在这条路上他的所思所想所见所闻又是怎样一番风景与过去不同。事物总是与人愿违。

文章叙事手法偏近于现时间线和过去式交错,并不少见的一种手法,在讲述二人当今协作的同时也回顾过去作为搭档的时期。暧昧剧情不算特别多,大部分时间是正经地在跑剧情。在镜头处理和场景切换上稍晚有点欧美电影会有的那种感觉,出场人物很多,大多也偏近欧化的人物形象,美中不足可能是一次要处理的人物过多,些微细小的地方令人物显得纸片,以至于部分叙述像在朗诵设定。

关于阅读感受,这又要回到开头。成仙成魔只在一念之间,善恶也并不相离太远。毕竟修仙里仙魔的概念本就来源于人心中对好与坏的象征意义。对于善恶只是单纯根据特征和经验进行区分,难免会让理论存在漏洞,以致“魔”到如今也并非能视作全然的恶,“罪犯”、“鬼怪”等等概念经常成为文学创作反弹琵琶的可乘之机。某种意义上这正否认了善恶谈,而更促进一种以实际发生的事件来判断好坏的思想。太宰治在文中的定性就游离在这之间,从法律上,他是罪犯,他会被捕,但他却在用一己之力缓缓地,慢慢地尝试推动一种发展。

太宰治这个二设在原作作者朝雾手下是很有趣的,他同时具备强烈的多面性和矛盾性,内在冲突远大于外在。自杀惯犯这种设定本就已足够背离世俗人伦,偏偏又能将原因解释得全然合理,既像大部分热血少年漫里的角色那样有人给他救赎有人给他希望,却也包含着一种简直是无可救药的绝望感,没人真的有多少能力改变他。能撼动这种人的,有时候真的很可能只有生与死。

于是把他套到这样的大环境下做一个献身者似乎再合适不过。黑名单上的名字在此处应当象征恶,他弄到了黑名单,同时把自己的名字也弄了上去。英文里有个词叫Black Sheep,害群之马,有时候也被作为一种特殊的犯罪才能者代称在用。也许是待宰羔羊这个说法过于深入人心,羊群中的黑羊,这种又危险又厉害的指代常常会带给人很多遐想。只有黑羊能相互辨认,只有黑羊才明此底细,只有涉身其中才能窥探真相,而一旦前往便没有回头的余地。文中侦探社众人的定位也很有趣,很有某种坊间灰色传说的感觉,知晓也不知晓,行走在边缘线上,既不浮夸到引起注意,却也让人无法忽视,乱步的才能真的会很合适这一种状态。

相对而言中原中也的立场和态度就比较明显,也更有绝对性。原作而言我一直觉得中也属于没有善恶观的那类人物,他不谈论善和恶的定义,但依照着既定的某种行为准则行事,因此也就和走向飘忽的太宰治形成很大反差。有时候“恶人”,也就能抓住这样的机会趁虚而入,总有什么事物悄然改变着人与人,比慢性的疾病更为可怖。

结尾真的很让人觉得突然吃了把刀(…)他们不尽相同,他们勉力相互理解,他们有过去和羁绊,但是最终却因为恐惧而退却,因为陌生而分离。人不再做无用的尝试了,而假使早就知道这样的结果,也许从一开始便不会出发。

此时很难再来讨论谁做得更对一点,不同的立场下事物也会跟着改变,何必委屈双方来达成一致。世界上没有英雄啦!在法律面前,所有的英雄都凋敝了,活在幻想的灵魂里。正义欠缺真诚,邪恶两面转换。于是世上只剩来去几条不同的路,有人试图前行,有人还在踌躇。


丢完就跑路。

评论
热度 ( 17 )
  1. 小卖部一号大爷桦乌 转载了此文字
    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在给别人写着评论,之前被提到时本来就很震惊,所以这也算是天道好轮回吧(什么鬼......

© 桦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