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赐我救赎,让我高歌毁灭。”

迄今仍然很喜欢这个头像,纤细的少年有着凉薄的眼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只除非是刚刚起步的婴孩,或是活在暖房的花朵。试去看吧,所有人皆立场不同,你我为永恒孤独。

Pan's Plans 13

ABO世界观,半悬疑向,无异能设定但还是黑手党,cp向双黑。

Alpha中原中也x伪ABeta太宰治

文章主旨批判社会。

Pan - Peter Pan - 彼得潘计划

全文索引


————————————————————————————————


当天原本预告的袭击无故放了鸽子,全副武装备战的黑手党人员在分部几个据点集结等待了近半小时,却自始至终没有发现任何攻击信号。负责人一再派出小队搜寻也没有任何发现,就连周边为避免波及而安排避难的住民和商店也早在中途就因情况不明而搁置中途。到下午三点三十分,摸不着头脑的领头人终于宣布解散。袭击到最后也没有来,像定时炸弹遭到拆卸,警报无缘无故解除,对方原本积极活跃的联络也中断下来。怀抱着不明所以的态度,尽管再三设法调查也没有任何发现,黑手党方就此被动陷入僵持。

而两个拆弹专家此刻正在雨后初晴的街道上散步。

大雨过后气温明显下降,从那附近驱车赶往分部后他们都换了衣服。雨势突然,毕竟在前去那种地方前谁也不会想到带伞,上车前的路他们被淋得湿透。饶是太宰治有心嘲笑中原中也车停得太远,也被大雨冲刷得开不了口。

Beta女孩被打发去洗过了澡,此时穿着黑手党提供的衣物小心翼翼地跟在两人身后。她已经介绍过自己的身世,见崎贵志,据说母亲是日法混血,因此具备四分之一法国血统,从她异样的发色并不难说明这一点。而她的亲生母亲在三岁时离家,五六岁的时候父亲病逝,之后由亲戚抚养长大。此行本来是到欧洲求学,被封锁在设施内是从上个月她刚下飞机起,如此看来真是开端不利。

贵志通常作男性姓名,据她自己介绍,早早病逝的父亲是将她当作儿子看待。

“所以你偏偏在今天碰巧寻找机会从设施内逃了出来?”中原中也问这句话时还在用毛巾擦拭湿成一团的卷发,语气说不上友善,但还维持了基本的礼节。事情多得令人不耐烦,巧合也来得太过诡异,一抵达分部他就忙着和几个成员交流情报。衣服勉强换了外套,到现在才顾上擦头发,因为这种延后的补救,肩膀上的衣物已经又被自头发滴下的水晕染出一个个深色的圆点,他动作粗暴地用毛巾盖住挤压。

太宰治站在他旁边慢条斯理一颗颗系马甲上的纽扣,顾及女性在场,他背着身整理衣物,又越过中原中也的后背去取外套,留一只耳听他们讲话。

“是因为有人发讯息给我,说今天下午我可能随研究人员转移,可以趁机逃出来。”女孩露出了相当迷惑的神情,稍快速地眨眼,轻度努嘴,并不像在撒谎。

中原中也停下动作,手指不自觉箍紧了毛巾。

“呃,我不知道是谁,虽然在设施内被严禁活动,但我可以接触一定网络,有人把这条消息传到了我的终端机上,我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她有些窘迫地解释着,揣测对方的脸色。当下情景她似乎也能算作另一种形式的“寄人篱下”,她不清楚自己到底怎么做比较妥当。

中原中也一转头,正好和俯身抓住外套的太宰治四目相对。没有含情脉脉,中原中也瞪着眼睛看他。

太宰治弯弯嘴角:“干什么?别盯着我看,我知道我帅。”

“不是、那什么,你干的?”

“不好意思,是我。”太宰治话说得轻轻巧巧,又煞有介事补充道,“今天凌晨的时候破解了他们的防火墙,六点修复回去,程序自带自毁进程,触发后就自动销毁。”

中原中也一脸莫名回过头,心说这可真是太魔幻了。Beta女孩也比较紧张,普通人这辈子都不见得有几次机会直面黑手党,加之她现在还是被追捕状态,一个多月的时间,突然从默默无闻的普通人一跃……经历顿比大片都精彩,她相当不知所措。

太宰治往中原中也肩上一拍,被中原中也毫不客气给拨一边去:“谁跟我说的‘我们人手不够’?万一失败怎么办?”

太宰治拍拍袖子口吻戏谑:“总有不确定因素,必要的时候还是要赌一把。好运不是坏事,无论怎么说我们成功了,下一步中原老师有看法吗?”

中原中也抽抽嘴角,示意一下Beta女孩还在面前:“让不相干的人听见不太好吧?”

“那可不对,作为重要参与人物……”太宰治伸出一根手指在中原中也面前晃了晃,“第一,她是我们敌对方目前追捕的目标,可以说某种程度上利害一致。”他又伸出第二根手指,“第二,既然我们得到这个优势,就肯定要利用起来吸引对方注意力,必要甚至要请小姐作诱饵,一无所知可不太妥当……”

没心情理会太宰治的啰啰嗦嗦,中原中也伸手就把毛巾糊到了他的脸上,拍拍手回过头:“那目前就这样,麻烦在这段时间内配合我们了。”

分部在欧洲有小块地界,笼罩一小片商区。只要在范围内,谈不上绝对安全,也多少有保障。讨论下一步该干什么,太宰治却突然兴起拉着中原中也说出去转转,还把刚自我介绍完的见崎一并喊上,于是就成了现在这个局面。

中原中也有心问太宰治到底整什么幺蛾子,被生拉硬扯到了室外反而不知从何问起。空气里有股稀薄的枯草腐败的气味,温度够低,倏忽就又嗅不出。周围人却不多,他们一众三人漫无目的地走了许久。中途太宰治顺走了中原中也的钱包去买两份司康饼,递给女孩一份,又掰了另一份一半给中原。

路边有长凳,但被雨淋湿,三个人只能杵在路边默默啃饼,太宰治操着一口还算流利的法语和路人半应付半开玩笑地闲聊几句。中原中也听的半懂不懂,吞下一口过甜的糕饼,舔舔嘴唇正准备说话,却被太宰治抢了先。

“你知道公司为什么会看上你吗?”

话是对见崎说的,中原中也讪讪闭上嘴,索性也不吃了,低头把司康饼的包装纸拢上,默不作声旁听对话。

见崎摇头。

“对这个公司有任何印象吗?”

“……我是Beta?”

“唔,也是。”太宰治屈着食指摩挲下巴。生产专供A和O应用产品的公司,跟Beta似乎确实没什么太大干系,他瞥了在场唯一的Alpha一眼。

察觉到视线中原中也抬起眼看他:“我不用进口货。”

太宰治回转视线:“我想也是,审美这么奇葩,就不要出来丢人了。”

“喂……想打架吗。”

迫于面前有人他不好发作,反而是见崎来来回回看了他们几眼,突然开口:“太宰先生是Beta?”

太宰治随意点点头,一边在脑海中过了一遍到欧洲迄今的发现,有什么事物被遗漏,更多被发现,有哪里缺少了一环。只是缺乏一个推动力,事情的发展就变得凝滞,难以继续行进。

是谁?

少女的追问打断了他的思考。

“你们在交往吗?”

太宰治动作一僵,有那么一会他觉得自己仿佛被戳了一下,以不那么舒服的方式。再聪明的人也会有从不思考的议题,即便他有多么自恃,也总有不愿考虑的东西。是顾虑他人,抑或是自己仅仅不愿意尝试,他匆匆扫一眼他身边的搭档,觉出自己没有答案。

似乎是察觉到提问突兀,她又尴尬地补充:“抱歉……总觉得有些超出过去对黑手党的印象,如果有冒犯……”

“没有冒犯。”中原中也自然而然接过了空白,迎着女孩诧异的视线伸手捏住帽檐,动作顺畅得像他只是想正一正帽子,他从帽檐下难能温和地笑了笑,嘴角上提,嘴唇抿起,“也没有在交往。”

一路上剩下的时间太宰治都在询问关于Pan公司的细节,中原中也跟在后面不动声色地警惕四周。从他们在候机大厅里,太宰治一个劲地刷推特,到现在有将近一个月。这个任务远比当初猜想得消耗了更多的时间,而他似乎从来没有在这么短的时间,突然意识到如此之多社会上由性别产生的问题。并不是真的一无所知,黑手党内部Alpha偏多,但也不是完全没有能力很强的Omega或者Beta,究竟是什么让人会从性别去判断一个人的能力?Beta平庸、Omega软弱,然而杂鱼般令人作呕的Alpha比比皆是,拿着性别的便利便以为自己天生卓越,这显然莫名其妙。

人们对于结论总是很少会作思考,归类让语言表述变得清晰,但太过急切地“靠边”让思考难以进行。一旦人太明确自己是“哪一边”,思辨就难以存在。中原中也不算擅长想这些,他觉得这会把他自己绕进去,也许存在即合理,只是并不妨碍他讨厌某些视线。

那些把他单纯以一个Alpha来衡量的、不友善的、狭隘的、猥琐的,人们太容易被既定事实蒙蔽眼光。性别不是一个人的唯一定义,就像他切实并不喜爱自己作为Alpha的身份,这并不是他所选,也从不在他的掌握中,他并不想因此受到其他的束缚。

“接下来怎么办?”

时下情景无异于与人将把柄各执一端,面对双方都很难有大收益的局面,所有的人都很谨慎。根据Beta女孩的描述对方无非是在进行那个非法研究,哦,又是它,足以让人吃上好几年牢饭,却严严实实被偌大一个公司护了起来,加之对先前已经获取到的资料进行对轨,证据的最后一块拼图也到了他们手里,却迫于多方面因素无法立刻采取行动。

虽然这样说有些不符合他们黑手党的身份,倘若以法律意义来评价,这个欧洲最大的抑制剂供应商无疑是已经从内部腐烂。

从内部腐烂?

太宰治终于把漫无目的附着在电脑屏幕上的视线抽离,看向刚刚从门外走进来的中原中也。随着门打开,分部里其他成员低声交谈的声音也传入房间,遮光性不强的浅色窗帘在先前被他拉拢。中原中也走进来时背光,太宰治坐在电脑前的椅子上眯着眼看他,一直等到他走到面前才抬手,中原中也会意俯下身,他就自然而然地贴上对方的嘴唇。他慢悠悠地用齿尖一点点噬咬,不急不缓,换来中原中也咬了他口重的。小矮子太过简单直接了,他分心想着,怪不得到现在都没听说有O对他芳心暗许。

动作幅度稍微大了点,他抓住了一缕从对方倾斜的肩头落下的卷发,在他指尖极富有弹性地保持着原状,指关节能蹭到喉结,吞咽的时候上下滑动,埋藏在皮肉之下的一个结。中原中也垂着视线看他,他也就大大方方地回看,看着因为角度摘下了帽子的搭档在暧昧的光线里那副荷尔蒙十足的面孔。

“等待,直到我们寻找到时机进攻他们。”

中原中也一只手还虚扶着他的肩,闻言挑起眉:“这算无所事事?”

他交握十指放在膝头:“当然不,我会把一部分证据交给警察,”他笑了笑,又是那套慵懒却让人感到阴恻恻的笑容,“关于Pan公司是怎么妨碍O权进展的。”

就像猫科动物善于扑捕猎物,假使让猎物进【不知为何惨遭和谐】入它的视线,即使并不感到饥饿,天生的猎手也会毫不犹豫地痛下杀手。

毕竟这是他所长的事物。


Tbc.


有时候因为是用手机更新,可能会在放文之前发一下前面的调格式,这个时候请假装没看到我,很尴尬的。…

评论 ( 2 )
热度 ( 43 )

© 桦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