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赐我救赎,让我高歌毁灭。”

迄今仍然很喜欢这个头像,纤细的少年有着凉薄的眼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只除非是刚刚起步的婴孩,或是活在暖房的花朵。试去看吧,所有人皆立场不同,你我为永恒孤独。

横滨卖血哪家强

仍然是全员TV演员的梗,异能全靠特效,化妆师和场景师要杀人,问芥川对剧本有何看法。

旧稿改改混更。没有人物性格。

一个你不一定要看的前篇


片场上,南望吃瓜群众,北看长枪短炮严阵以待,中间一段窄窄的小巷子作拍摄场景,各个牛鬼蛇神藏在拐弯口后面,以防镜头一转不慎抢了镜。场景师摆着杀人的脸色拆人造血浆袋子,往地上泼第四遍场景血迹。

中岛敦脸上一点汗珠子混着假血往下流,血是假的,汗是真的,他抬手去擦,被化妆师一巴掌拍了手,勒令,“别动。”

但凡拍剧,一个场景几次不过关重拍都是常事,只是劳动量一大,难免几个后台主力脸色就比较可怕。导演另一头吼得声嘶力竭,对着翻成烂纸的剧本手里拿了把塑料尺比比划划——可能是把塑料尺子当定海神针使了。对手戏另一方主力芥川倒是镇镇静静坐在休息区,拿着本书写作好读读作装逼,中岛敦遥遥望他一眼,也不知道被看见了没有,他总觉得芥川不是真在看书,然而总不可能是看他,只好老老实实靠在场景墙角任由化妆师手法粗暴地给他补妆。

这段戏动作量大,出血量也大,存活在特效里的罗生门威力惊人,他被人造血浆几近从头淋到脚,活脱脱一个血人。这身衣服过后保紧没法要了,要怪就怪人设奇葩,正常人流这么多血早给死翘翘,不知道芥川跟樋口眼见面前白虎怪快被推平突然一个回血增益Buff满血是个什么体验。早有医学证明流血过半生命垂危,然而此地真是人设太坑,白虎自愈可以忽视能量守恒,作者自圆其说否则那还不得越自愈越瘦,当它能吸收天地精华呗,中岛敦想那白虎大概还有个内丹就当电池,没电了赶紧着充一充再继续。

然而中岛敦不知道内丹到底能不能充电,他就觉得他快没电了,几场拍下来他觉得自己的体力格仿佛刚被Boss抡完,没个体力+5的小药瓶子就要躺地。唯有芥川,啊,只有芥川,原地不动,沉声:“罗生门!”他就要上蹿下跳奔前顾后。芥川大概就是个耍猴的,中岛默默在心底抹一把作为被耍的猴的辛酸泪。

导演一声令下,也是苦了谷崎,继续趴回原地做Background,临开拍给敦比个拇指加油。其实拍到此处已经不算太难,要紧一段夺枪的镜头已经过去,小少年虎敦身负重伤,即将虎化把戏份交给特效,给对面黑手党势力怼个八百回的时机就要来临,等下半段就要换芥川和樋口对着空气想象特效,想想还是心有安慰。然而那么个跃起动作导演怎么也不满意,更别提之前为几个镜头已经重复多遍,要说累谁都是,赶紧拍完才能领盒饭,不是便当。

总之一句话,心里苦。

说来也很好笑,荧幕上小巷是小巷,楼梯是楼梯,拍的时候鬼知道那是什么。场景师可能跟普通人不是一个物种,再有特效师打助攻,拍的时候什么样和最终如何完全不一样,隔壁我变的不是魔法是人生的剧组去了特效还精神病出院呢。

中岛敦深呼吸三次,伴随一声就位微眯起眼将自己投入状态,此时他首先应该是愤怒,剧痛过后白虎苏醒,凭借自愈能力恢复创伤。当然不可能真的砍他一条腿,那要靠后期来完成。他蹬地跃起直扑过去——

第二件献祭给人造血浆的戏服是在拍列车的时候。

古语有言小儿怀金于市……好像不太对?总之按照剧本他一七十亿美元往哪儿站都不太妥当,黑手党总也要找上门来,这次不旦有炸弹狂魔还罗生门后继有人多了个夜叉,导演跟他边讲解边比划:“你就想那夜叉啊……夜叉是凶煞的人偶啊!浮在半空中,利刃出鞘就要向你大刀砍过来!”

中岛敦似懂非懂,感觉自己现在的心情和第一次知道他需要看着芥川的黑外套脑补罗生门没什么两样。

泉镜花看了他一会儿,撩撩和服荡下来的袖子道声辛苦了。

小姑娘就是很治愈,声音好听态度也比较缓和,比芥川那张仿佛别人欠他七十亿的脸让人舒心多了。

就是战斗力也比较高过头,中岛敦研究了好一会儿剧本,剧组里开拍属剧本重要,台词动作跑剧情谁没有对着那几张破纸背过。然而随便也是剧本数一数二,几张A4打印纸合钉一起,导演那本可能还多张封皮,其他人基本都只有纸角一个钉摇摇欲坠,到最后前几张和最后一张难眠要脱落下来。碰到跑特殊场景比较多的还浸水泼茶(比如太宰治),这几张小纸片比谁都命运坎坷,比较凄惨。

中岛敦研究好一会儿剧本,觉得自己就是个练刀的靶子,筛子做的。

车厢场景是临时搭的,内部很完善,但从外看就是各种复合板钢筋东拼西凑,该跳下去的那块给弄得比较低,底下压了块垫子,真正落水的镜头还需要再跑场景后期合成。这个镜头倒是早在拍前几幕时就提前完成……所以说虎敦小少年捞起个太宰治和列车跳河的其实是同一条河,这河也比较惨。

芥川去室内拍几个必要的打电话镜头用于剪切,中岛敦叹息一声摸摸心口,想想自己怎么总是在拍外景呢。

话说回来拍巷子里那段对手戏后半截有太宰治的戏份,这块儿镜头切得比较频繁,太宰治贴墙站了会儿才三步并作两步几个蹦跶跑去往两剑拔弩张的人中间一比划,唇线一抿,似笑非笑开口上台词:“好了好了,到此为止——”

到底是剧里前辈,一旦进入镜头戏感还是十足十,中岛敦最后片场里跑一下往地上一趴,等对白结束这段就算完。太宰治蹲在地上垂着手用手背推他:“快点起来敦君……”

中岛敦依照剧本继续装死。

对白继续,可惜他趴在地上不能抬头看,导演喊了一次cut,第二次就算过完。芥川在那儿咳咳咳咳,听得颇让人胆战心惊,中岛敦很想问问他嗓子累不累。

第一季导演确实比较辛苦,带新人都不容易,等到收工杀青,回过头来各种酸甜苦辣也都走过了看过了。想想真是不可思议,拍摄持续了快一年,从夏末拍到冬季过完了年,又从年初拍到春末,后续收尾也还在继续。正式结束那天一群人哄到火锅店去庆祝,差不多立夏了,这时候吃火锅已经嫌热,也不知道到底图什么。抢菜的抢菜,这时候中岛敦和好些个人已经知道了泉镜花喜欢汤豆腐,小姑娘个子矮够不着锅,几个人抢着给她捞。

第二季开拍没隔太久,开头先拍黑时代,天气炎热,酒吧冷气呼呼运转,三个主要人物上前面一坐拿着装着兑水果汁冒充酒水的酒杯念白。都是熟手,入戏快Pass也快,只是酒吧地方太小,一堆后勤缩在角落里让场地拍摄。地方小得不方便多放摄像头,但凡转个镜头又是好一阵搬来挪去,摄影简直要趴到吧台上才有法儿拍。

织田作之助的妆难死化妆师了。

说这人物定性,前杀手,二十六岁黑手党底层成员,养着一窝熊孩子居家持俭……嗯??

那边坂口安吾刚补好了妆在对着镜子戴眼镜,目光投过来扫一眼,太宰治披着个黑大衣凑过去跟他说几句什么。织田好奇问了句,安吾目光闪烁看看天花板,身旁太宰治笑成个簸箕。

他没法儿,一推眼镜三分情报员风范,回,太宰说你像单亲爸爸。

好一个单亲爸爸。

旁边还不到戏份的纪德插嘴,他最后来追杀我原来是爱崽心切。

没人理他。

大的动作戏基本都在拍织田,那是,毕竟剧本就是织田主视角,都是太宰治太跳抢了镜。等到最后关头纪德戏服穿得跟个癞蛤蟆一样(太宰治语)跟织田作之助蹦来跳去跳交谊舞,导演停了三四次跟特效师交流,这段异能如何表现是重头,焦虑得导演头发都多掉了两三根。

太宰治上场穿着小黑皮鞋从地板上哒哒哒跑过去扑在织田作之助旁边的时候纪德还得继续躺在冰凉凉的地板上作背景,怎么听怎么像太宰治那台词拐着弯骂人。然后织田款款开口:去救人的那一边吧。一碗心灵鸡汤当头淋下,纪德无声在镜头拍不到的死角抽抽嘴角。

等拍完了爬起来,脸上一个压久了的红印,棒读,我的心像这地板一样拔凉拔凉。

顿时把太宰治和织田作之助笑出戏。

缘于特效工程较大,双黑夜剧情提前拍摄,续中岛敦芥川龙之介和织田作之助后太宰治终于实际接触人造血浆,为此他特意问了问为了演吐血要含一口血浆在嘴里的芥川感觉如何。面对这表面目的讨经验实际目的明目张胆取笑的举动,芥川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抬手掩口,老咳咳咳这已然成习惯动作。然后太宰治被人从背后一抓领子,中原中也凭空出现一点不心疼戏服把他抓去片场。

从傍晚开始拍摄,太宰治吊着个假胳膊活蹦乱跳,扑通被往后砸出去几米远(弹板+后期合成),屈着身擦嘴角的血,看着要多痛有多痛,这段比较关键,拍的时候多重复几遍,间隔只休息五分钟,终于下来快到半夜。织田作之助虽然戏份拍完到底以前是个三栖留下来帮忙,拿着瓶冰水往好容易歇下来的人脸上一贴,道句辛苦啦。太宰治大惊小怪,呜哇,织田作我爱你——

总的来说,就这样啦。

评论 ( 5 )
热度 ( 74 )

© 桦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