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予我哭泣的权力。”
请给我救赎。

摘自《含蓄与朦胧》(金开诚)

好的朦胧之作,大抵是想把客观世界与主观世界的朦胧一面表现出来,开拓审美的境域,丰富人们对主客观世界的联想、想象。但现在有些朦胧之作,把本来并不朦胧的东西硬是表现为朦胧;或是对主客观世界种种事情本来并无敏锐深刻的感受,却以朦胧来装点其心理活动的浅薄;又或是在朦胧的外观下竟无实质性的内涵,其“作品”犹如一个没有谜底的谜语,却企图诱使读者观众去猜谜。这就把自己的作品搞成一种单相思。


共勉。
评论
热度 ( 2 )

© 桦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