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赐我救赎,让我高歌毁灭。”

从楚留香转战FF14,绝赞沉迷游戏中。
比起长久更欣赏冲动之恋,不要命也不要爱。

和光同尘

漫画《暗之烙印》衍生同人。

苏银X夏苍颜

时间线女神时期,回忆线,一个复活过后日晚倦梳头的神明。(x

给冰鱼的生贺。生日快乐! @冰鱼-变质肉类供应商 

同时祝各位圣诞节快乐。


————————————————————————————————


猫、一只猫。

柔软的、温柔的小小生灵,脆弱的、警惕的,因为缺乏估量的勇气而将自己困在高处无法脱身。

她举起手,抬高,试图劝说它相信自己,耐心地引导它回到地面。

不成功,她转身匆匆去寻找梯子,然后目睹某人怀抱猫咪从高处落下,于是她兴致大起,摸出手机就靠拢过去。

“嗨,加入我们,成为副社长吧!”

日后苏银曾委婉地向她抱怨,社团本只有两个人,何来“我们”?只是她太过专注于张贴海报,根本没有注意他说了什么。于是对方叹一口气,很轻很轻的一声,似乎暂时忘却了作为人梯的窘境,那一刻他变得柔和起来,像是一个温柔的少年了,好像一切时间都凝滞在了那一点。浅色的墨水从水面以下消散开来,扭曲变化,伸出弯曲缠绕的爪。花瓣无风自动散落四方,水流的声音逐渐明晰,水从罐子里落进水池。

圈圈转转,猫探出脚掌踏进她的怀抱,她伸出双手……

睁眼醒来,晨光迎接神明。

神明,不知为何诞生,不知为何存在,困窘于密林孤岛,赤晶在她的血脉里奔腾,青盐是她的泪水,她不能流泪。她站起身,长裙从神明的膝弯簌簌落下,像银白的液体滑过小腿,一直覆盖到她赤裸的双足。没有锁链,他们有求于自己,求于神明,神明是高塔里的公主。

高塔里栽接骨木,我生埋我骨。

流水环绕花树,花瓣落得她满头满身。伸手时配饰轻响,光线从她的指间漏过去。克洛德来过,他肯定还要来,北岛炎也来过,他不一定还会来。

她的记忆陈放在那里,一个干燥阴凉的小角落,每一样都整洁干净。夏苍颜是会一跳一跳走路的,在哪个时机突然回过头,露出白发后小兔子一样的红眼。有时候她大声喊:“苏银!你走得太慢了!”,引来一片注目,另一方虽然掩不住的尴尬,仍然好声好气应和着。

神明用手抚过水面,在那上面她看见灰色的眼和肃穆的神情,好像她即刻便要启程,去参加谁的葬礼。葬礼将在峡谷举行,穿插在乱石杂草之间,用山崖上百合花的花瓣作土盖,野生的狗尾巴草编棺材,无人致辞也无人默哀,她睁大眼睛旁观全程。

因为事情就是这样发生了。按照着最原始的那个必然途径,一点一点从湿润的泥土里重新露出它的棱角,焕发出光彩。她既是人造神明又不是,有时候她也迷惑,续而这迷惑让她想要讽刺得大笑。她曾经拥有那样的一整座岛屿,那是孤独得可怕的世界,而孤独这种情绪像一只洁白的鸟儿,它飞出丛林和海岸,为她带来了一整支船队的访客。

她的词汇是匮乏的,长期没有人能与她交流,她几乎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明白,也从未见识。所以那创世神话也绝无可能出自她手,一切都顺了克洛德的意思,包括她的复活也是。或许她是被禁锢的,于是她也禁锢了所有的其他人不是吗?那不会是别的原因,而是赤裸裸的报复,她要迫使他们为他们的行为赎罪!

她的长发飘散,夏苍颜夏苍颜,苍颜白发,踽踽畏老,她没有生老病死,她永世长存,她薄命如昔。

因为没有人会认识第二个夏苍颜了。

她抱着满怀的书卷白纸穿梭过人潮,丝毫不顾其他人诧异的目光,跌跌撞撞,在摩肩接踵的人群中被推推搡搡。哪一个时间点她摔了一跤,白纸被踩上鞋印,书掉落一团,疾声呼喊也救不了弄脏的纸。她手忙脚乱拾起书本,拍打封皮,然后有人替她捡起剩下的杂物,苏银有点无奈也有点哭笑不得,但半点不耐烦也没有。她应该是知道的,比如她不属于这座城市,因为她连贩卖机都不懂得使用,比如她饱受冷言冷语,对一切恶意都洞悉得清清楚楚。人多么好懂,是语言使得他们变得狡诈,因为有句话叫言不由衷。

她不懂得。

神明想,第一次真正知道自己的命运时,她应该多么恐惧啊,替代品,重造的产物,她的自我意识等于不存在,连同她从未拥有过的过去和未来都一并被否认。神明也是个刽子手,因为往昔不能消逝,欠债偿还从未休止。为什么要复活她呢,把自己困在岛屿上的,不正是他们自己吗?

于是夏苍颜真是幸运啊,她进到外界,她看见别人,最后她的一生仓促结尾,母石归位,一切化为零,没有事物能被承认存在,他们已经不复存在。

苏银抱歉地笑着跟她说:“对不起,其实我已经办理了休学,有一些事情我必须去做。”

她想,只能这样了,失落浮现在她的脸上,她说,好,我明白了。

那之后不久就要是圣诞节,她在收银台结账时收银员笑着跟她道平安夜快乐,她于是也笑起来,说我还想要一件那个,请帮我包起来。

后来他们就没有后来啦!她的副社长溜号了,去寻找别的东西了。作为普通人的他们是幸运的,但这种幸运存在时效,他们没能像开头那样一直平凡下去。

神明不能说什么,她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她的寿命悠长而悠长,有回忆价值的东西几乎全存在于了那一两年间。她松松散散走进水里,看着液体流淌,消逝。

如果能回到过去……她想。

……最好没有如果。


End.


掐着时间完成,有些仓促。

感觉有一个世纪没碰过它了,结果反而是夹带一堆私物的产物。漫画腰斩的当时也有些失落吧,但是想一想,追这种漫画本来就有一种时效性,它只是我们在那个年龄段一段美好的幻想而已,随着年龄增长,恐怕很快也会失去兴趣。秀秀并不算特别优秀的作者,因此她的作品也不免落入俗套,但最后即便如此,也许也已经足够了。

评论 ( 12 )
热度 ( 16 )

© 桦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