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赐我救赎。”

逻辑强迫症、嘴巴坏
据说朋友们都想打我
分析系人物,直觉是什么?靠不住的。

这是一篇给@是逝场不是市场 的《一个黑粉的自我修养》的文评。

想来想去最后还是直白一点写了。


对文的第一印象大概是“普通”吧,并非是说文字本身普通或是故事比较平淡,而是这篇文无论是影评的这个叙写方式,还是其中“我”的视角,抑或是对中心人物的描写都大多都围绕着日常生活展开。比如跑到其他地区去抢购唱碟,回去路上的思考和许多个人感慨,都给人扑面而来浓烈的生活色彩。虽然在这个故事里各位都是各种大牌,国际影星,但挖掘的又的确实他们最细致平常的感情生活,从侧面视角叙写了一出人间喜剧。说得文艺些,生命如浮尘飞舞光暗之间,偶然相遇便是莫大的缘分,更何况能有机会相伴通行,那么这始终值得珍惜和感动。

因为是第一人称视角,文中理所当然带入了大量的个人偏好,真实再现了什么叫“十个矮粉九个宰黑”,话说回来作为一篇影评这附带的八卦不会太多了吗!知道你爱你家大牌了,下一个。(。

要说最喜欢的内容大概是中间的摘录,以织田作之助视角写出的,那一个略微病态的少年太宰治和“家政人员N”。包括朋友也和我提到这一段的织田“十分可爱”,像是“我有些后悔起来,为什么没能在机场洗手间里换套西服呢?”、“我都不知道我有这么多头衔……而且我这样的‘大人物’为什么没换套西服呢……”、“总觉得再不暴露我的存在,接下来再发生点什么我会更尴尬”这样的心理活动细腻又真实,“摘录”本身也有很强的真实性,在侧写那样一种生活状态的同时,也让人觉得“啊,原来如此”。从之前在颁奖仪式上打起来的新闻报道,再到真实的住所和人,这样的反差让人很自然地想到:是啊,无论有什么样的头衔和成就,人不都是一样要生活,一样喝水吃饭,一样会生病或喜悦,而正是这样的成份和因素,才是一个人最真实的写照。

就像文中当坐在回程的新干线上思考生死攸关的吃土问题的叙述者所言,“他有自己的人生,自己的生活,自己的理想,所以,别那么自私了”。这句话在作为一种“呼吁尊重他人的大道理”的同时,也恰好与全篇点到的“日常态”呼应到。人生是自己的,而追星本身也是一种“我高兴”的举动,所以叙述本身对故事本身不存在影响。文学角度自然是叙述体现故事,但在文中,故事本身是故事,“我”也只是旁观者,他们的喜怒哀乐与我无关,但在好的事情发生时,一样可以为之欢笑。

在写到中原中也的告别演唱时(这篇评总算谈到中也了)现场的热烈气氛很具有感染力,我想有时候也许哪怕是再讨厌喧闹的人,也很难不偶尔被这样的氛围感染。台上是台下所有粉丝最喜欢的流行音乐天王,他们眼中闪烁的明星,歌声回响,是告别也是宣言。他将走向自己选择的追求和理想,此时他就是全世界的国王。

像中原中也这样的人本身就具有莫大的魅力,他就像光源,天生具有温暖的力量,即使是说到两人的关系,“带你走过最艰难的时期,然后一下子摆脱你”,这种举动也非常洒脱,非常的中原式,漂亮决断,毫无回旋余地。(知道你是矮粉了,下一个)

玩梗内容和太宰治履历相关一起讲。文当中提到的大量各有原型或者捏造的电影非常有趣!可以说在第一次看到时感到眼前一亮,感觉是看过不少电影的人才有能力自然地写出这些内容,画面性很强,也提到了一些电影常见的处理手法,看起来超棒。在讲到太宰治接各种角色逐渐学习最后成功导演的内容时想到了非常多,却有些难以表达,有时候人拼尽全力努力也就是这样的吧,小的、细的东西,不断地追寻捕捉,这样一步步迈向高台。有时候追求就是这么一回事,又不是这么一回事,总而言之,人就这么走下来了。只能说,可能我确实能读懂这样一种故事的含义,却也很难说清楚,只能用模糊的语言代替。就像磨砂玻璃,能看见另一个人模糊的人影就在另一面,有时候感到他很近,有时候又觉得他很远,而当一切终于得以施展,玻璃叮当崩裂散落一地碎片,而对方也正站在玻璃的另一边,不近不远,恰好回过头来。

这种时候还是冲上去拥抱他吧。

:D


好久不写长评,有点不会写了。

再表白一遍!喜欢这篇文。

评论
热度 ( 16 )
  1. 是逝场不是市场桦乌 转载了此文字
    又一篇文评,超开心!谢谢桦乌!每次写文都要纠结好久,这里是不是又写的不好……但是看到文评的时候就会觉...

© 桦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