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赐我救赎,让我高歌毁灭。”

从楚留香转战FF14,绝赞沉迷游戏中。
比起长久更欣赏冲动之恋,不要命也不要爱。

伪梦论

HP德赫,平行世界,人物关系重组,胡编乱造。

喜闻乐见又是梦境梗。

话说这个tag该怎么打。

————————————————————————————————


德拉科·马尔福从他趴着的桌子爬起来,像不解一样眨一眨眼,又缓缓转过头把视线投向窗外。现在是午休,然而他只要一闭眼就会想起那个梦,这令他睡不着了,因此他索性放弃了尝试。

坐在他前面的卷毛,事实上是哈利,转过头来,他的圆片眼镜好端端地架在鼻梁上,显然也没有在休息,德拉科揣测他正在为放学后的足球赛作考虑。

接着坐在哈利旁边的罗恩也回过头来,他指着德拉科的头发发话了:

“马尔福,你的头发——”

“——梳得光溜溜得显得很可笑?”他没好气地抢了话头,“韦莱斯先生,我是不是应该提醒你,你和你的朋友波特先生正像一只红毛老鼠和卷毛癞蛤蟆?”

罗恩大笑起来,吓得旁边睡觉的纳威一个激灵,帕瓦蒂用责备的眼神看向罗恩。

“了不起的绰号,马尔福,看不出来你这么有天分……”罗恩依然大笑不止,他看向哈利的眼镜。

哈利耸了耸肩,为被牵连多了一个绰号并没有流露出太恼怒的神情,他甚至也有些发笑,他转向德拉科,用手比划了一下发顶:“很抱歉,德拉科,过去我不是特意取笑你的发型,我是说,噗……你的头发翘起来了一缕。”他的脸上浮现出一种想笑又不得已的神情,令他的眼睛在眼镜片后显得越发可笑,“我猜罗恩是想提醒你这个,不过,嘿,伙计,能告诉我为什么你非要每天把头发梳得光溜溜的吗?”

德拉科急忙伸手想把头发压下去,教室窗外有一群其他班级的女生路过,交谈声一直传进教室里,他有一瞬间心虚自己弄乱的发型是否被看见。他有些心不在焉地嘟囔着回答那个问题:“父亲要求的……”

马尔福这个姓氏似乎一度曾是个地方贵族,从祖上至今遗留了几件弄不清含义的传家宝和许多繁冗的礼数分寸,这中间也许还可以包含那头金发。马尔福世世代代都拥有一头漂亮的金发,他的父亲更蓄了一头长发,这种流金般的发色光是在学校里就已经饱赚女生们的眼球。

他还在想那个梦,也许是好几个,只是以前从没有注意过。他仿佛梦到了有一生那么长的时间,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许许多多的事,在那之中他有聪明的时候,也有愚蠢的时候,从旁观角度看来,大部分时候他显然不那么“正确”。

那是一个奇妙的世界,现在只要抬手,他仍然能回忆到他自己的魔杖在手中的触感。山楂木的浅棕黑色外表,表面有木质天然纹理,握在手里很轻便,独角兽毛的反应速度适中,发挥稳定。他利用它能做到无数不可思议的事情,飘浮咒、变形咒,或者一两个小恶咒。还有魔药课,龙血、鳞粉、奇形怪状的叶子,用银刀处理的豆子和根,材料一样一样加入坩埚,用魔杖顺时针搅拌,再逆时针搅拌,像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神奇的药剂却就是这么完成。

并且,他的视线重新落到了相谈的哈利和罗恩身上,任谁都不会在平日小打小闹的同学在梦里忽然变成一大死对头还能无比淡定。他觉得这很奇怪,仿佛他经历了一次为时七年的大冒险现在终于抵达终点,而一梦醒来,迎接他的是照进卧室的第一缕晨光和卧室里稀薄的暖意。

在那故事里他大约是扮演了坏人吧!他记得好多人对他恶言相向他也狠狠地予以反击,他们的魔杖——如此想来更是神奇,挥来舞去,带起一大片一大片的光华。

对了,他还记得,在梦里有一名卷发的女孩和哈利还有罗恩走在一起。他的班主任成了魔药课老师,后来又是黑魔法防御课老师,他险些和他吵起来,而那个苍老的声音:

“站到正确的道路上来吧,德拉科,我们可以把你藏在绝对安全的地方,比你所能想象的还要安全。”

那个白胡子的,蓝色眼睛的老头怎么看都很像平日在公园里喂鸽子的那位,这样的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出乎他的意料,他并不觉得很古怪。他面对了那么多的事情呀,它们有些可怕,有些危险,却也有些温暖,而回想起来,那个女孩打在他颌骨上的一拳,他竟到现在还觉得隐隐作痛。

他记得他是叫她赫敏的。

那是名隔壁班的同学,成绩在年级里名列前茅,她一天中有一半的机会会路过他们教室的窗口,德拉科不止一次地看见她低头阅读一本书,或者夹着课本匆匆路过。他回头看了看挂在教室里的时钟,时间刚好,是隔壁班体育课下课的时间了,扎堆的女孩们从窗前走过,他在那之中便认出了他要找的那一个。

像着魔一样,他站起来拨开前座两个挡住过道聊天的人走到门口去向外张望。哈利看了他一眼,罗恩带着捉狭的笑调侃道“又看见梦中情人了?”他没多理睬。

在梦里这三人是总在一起的,此时回想起来,他忽有些妒忌起来,大抵他们仿佛总在行正义,而自己就是被打压的反派。那真是一场好长好长的梦,他看见花儿也看见枯树,最终正义大获全胜,他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吗?

他们有那么多的交集,然而在这里,这阳光下他们不过点头之交,他不惊讶那些人们无端入梦。形形色色的陌生人和他成为熟识者,而好友在梦里相隔甚远。他们好像只是缺少了一个巧合便不相识了,这又要怎么解释呢?

德拉科忽然想起罗恩是足球队的守门员了,这就是为什么,魁地奇,罗恩也是守门员,梦境似乎与现实丝丝缕缕地联系着,他琢磨不透这一点。

那么他们会相识吗?赫敏?万事通小姐?他突然隐隐有些期待,抱起希望。

但还不是现在,一切都尚未开始,所有的故事都还在原点,他缺少预言未来的水晶球,命运三姐妹也只刚刚在纺织机前坐定。

于是他在今日这阳光下,看着赫敏从他面前走过去(她的卷发翘得有点厉害),无意识地,淡淡露出微笑。


End.


*一般来说较为熟悉的关系下互称名而非姓。原作中哈利·波特私下曾称“德拉科”(虽然究其原因可能是为了区分父子两个)而罗恩·韦莱斯一直称“马尔福”,因此在这个设定下哈利称呼德拉克·马尔福为德拉科,罗恩称马尔福。

*拆分三人组的原因是按原作如果没有巨怪事件三个人不会成为亲密朋友。

*写的过程中查了山楂木,大部分时候是当柴烧的,作者到底有多嫌弃德拉科,真的是拿着一根柴火啊。

评论
热度 ( 22 )

© 桦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