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予我哭泣的权力。”
请给我救赎。

丧尸围城的画风到底可以多清奇

记梦,感觉非常奇妙。


丧尸来了。

电视台停播,广播只剩滋滋声,手机失灵,不存在3G,但电脑和座机还可以使用。

不幸被咬的人在窗底下咿咿呀呀怪叫,聚拢围攻受惊吓的路人。它们的智力似乎不高,经常弄错攻击对象互相啃咬,因此它们破破烂烂,肌肉撕裂,走路一瘸一拐,难得才有一两个跑得快些的。

第一二天丧尸化的人还没怎么烂,过后很快就发出浓烈的腐臭气味,没经验的人在窗边站一会儿都要呕吐。

事实上丧尸虽然来势凶猛,还爱玩人海战术,但毕竟是肉体凡身。这年头能把自己练得一身精肉,咬上去都磕掉半颗牙的还是少,所以杀伤力不怎么强。跑得比它们快的人立刻都躲进住房或者车辆里,没了目标的丧尸就是无头苍蝇,所以感染和未感染的人大约是对半开。有家人被咬的甚至在家做起了法事,我在家捧着半碗方便面吸溜吸溜的时候听见了录音机唱佛。

好像缺乏了一点电影里的末日感。

楼下忽然一阵哐啷杂音,还有丧尸忽然响起来的嚎叫,我凑到窗前把窗帘拉开一条缝,隔着玻璃看了一眼,楼下有两个人躲在私家车内,不知道是趁丧尸少溜下去的还是刚开车回来,被一大堆丧尸围了一整圈,不幸他们的车窗玻璃贴膜颜色不够深,还有更多丧尸继续聚拢过来。

这个很不好搞啊。

小区里道路还算通畅,只有个别死角有车撞进去出不来,大部分车也都好好地停在车位上。相比平时聚拢聊天的七大爷八大妈,现在是无数被啃得七零八落的丧尸取代了他们的位置。它们还特别喜欢往楼道跑,泡面吃完去拿牛肉干的时候防盗门咚一声响,外面不知哪个脚抽筋的撞上面了。

我住在一楼,这里楼道正好充当了往上楼层的隔断层,二楼开始几乎没有丧尸,可能是它们爬楼不太方便。但上面万一有哪个胆大的想下来还是很麻烦的,都是普通人,也没有枪,有枪也不会用,所以能不出来就不出来。一楼虽然低了点,但丧尸的小脑显然不怎么样,让它们爬上来还有点难度,叠罗汉也不成,反正就是上不来,顶多在楼下对着玻璃窗后的人影狂叫,张牙舞爪,晃它那血淋淋被撕掉的半张脸。

实在不好看,我选择拉窗帘。

总之大致就是这样,虽然怪恶心的,但未感染的人在家里也躲得挺安全,目前还在等有没有军队来救援之类的。

正叼着牛肉干打游戏的时候听见外面忽然呯呯作响,于是继续凑过去看发生了什么,听这响动像鞭炮啊?刚在窗边站定,就看见同楼过去两单元的一楼正往下扔摔炮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什么二踢腿,仙女棒,都点燃了照下丢,居然吸引了一打丧尸往窗底下跑。

接着就见楼顶一只金属焊接得歪七扭八的大笼子被三根绳子吊着徐徐降落,把下面那一打僵尸扣了个严实。

……厉害了,人民的智慧。

就是瞅着那笼子不知怎么特别像阳台顶棚的金属骨,又照顺序焊了好几条上去钉死了周围,除了焊得不好看,貌似还相当结实……

然后一楼嫌不解气还怎样,又往下丢了整两盒的摔炮,以摔炮的威力还炸不坏笼子,但炸的下面丧尸呜哩哇啦的。

别说,这么一整响动够大,楼道里都下去了好几个丧尸,清净不少。

另外我泡面吃完了。

听说附近的便利店其实还在开,并且那一块设了防备,基本算是安全区。于是我收拾收拾准备上那一趟,找了件厚点的外套,戴了副手套把手指到手腕全部盖实,顺便打了个绑带。

然后带了钱包就出门了。

(……厉害了我自己)

楼道里还有丧尸,我瞅着开门猛得拿门一砸,抄着根不知道哪儿找来的棍子给砸懵了两个,然后关上门就冲上二楼楼道窗,翻出去直接落下去。

这边岔一句,我那栋楼构造大概是这样的,楼北面一楼窗底下就是走廊,有一排贴墙的屋檐,还有一条连到后一栋楼。二楼楼道窗跳下去正好落在上面,不算特别高,保持住平衡不会死人,以我这种体重也不会踏碎屋瓦,之前我东西掉上面,因为一楼北窗有防盗窗直接捡捡不到,这么下去过。

(危险动作请勿模仿(。)

楼背面是草地,可能是因为看不到人,也没什么丧尸,就看见草地中央一个烂得爬不起来的丧尸正在被蚂蚁啃,被蚂蚁啃是我猜的,距离有点远。

我走着屋檐一路过去,在末尾蹦下去就一路狂奔,把丧尸全部甩后面。就是后来在快到安全区的时候还是被一个跑得快的赶了上来,回身就一脚踹,没踹头,韧带不行(中间一直在想踹断了颈椎它是不是就动不了了)。

然后我就这么过去了。

安全区其实就是把整块区域围得看不见,只留一个小缺口,缺口外还弄得死人洞似的,挖了个壕沟,基本就是靠火烧,旁边有街警拿着枪。

顺便槽一下,我这梦里人也太淡定了,通常死个谁不都哭天喊地的,中间还梦见谁儿子被咬了,一开始尝试砍手,后来不行,一堆人就一哄而散放生了。

完了就买东西排队付款,便利店里也有座机电话,平时偶尔给附近住户送送东西什么的,排队中途电话响了两次,第一次收银员停下来接:

“你好这里xx便利店。”

对面一个大妈鬼哭狼嚎,就是那种一听就吓疯了没法好好说话的:“救命啊,小伙子救救我……”

收银员面无表情把电话挂了。

第二次好像是别的号码,换了一个男的一开口就喊:“救救我!!”

继续挂。

……

然后继续排队付钱,所有人淡定得跟什么似的,虽然要我说感觉这种电话听了也救不了。

后来买完东西出来,我拎着一袋吃的和一包袋装方便面往出口走,也有不少人选择留在安全区内,各自在靠墙的地方坐下来休息。也有人在聊天,聊这几天打算怎么过,军队怎么还不来援助,从哪边过来,基本上所有地方情况都差不多,这种时候仗着车够结实继续往外开的也不在少数,听说还有人想试试能不能找个加油站炸死一波丧尸。

走到一半被一个人搭话,一问住得挺近的,就一起走,结果半当中忽然有个同学指着我大叫:“你怎么和她一起走!”

我吓了一跳,然后被解释说那个人之前把别人推出去当挡箭牌才免于被咬,总之如何如何,那个人看了我们一眼自己走了。
后面就没什么特别的了,一个人走目标也小,因为不止我一个在外面,加上还有人开车,盯上我的丧尸非常少。中途有房子带院子的人院门不幸被拆,阳台门紧紧关着,窗帘拉得好好的,反而院子里转悠的两丧尸看见我一瘸一拐跟上来。

之前那个大铁笼子被人用花床单罩了起来,就是那种小碎花的,一条浅粉的一条绿的混搭,盖得严严实实,看上去非常安静。

上楼的时候有点麻烦,因为楼道本来就窄,我还要开门,就在楼梯口喊一声把丧尸全引到外面,再走另一头跑进去。

醒得太突然了有点忘,中间好像砸哪个丧尸撒了我一身血浆,恶心死我了,进门就把衣服脱了,后来点着了丢楼底下了。

反正感觉有点奇妙。

评论 ( 9 )
热度 ( 35 )

© 桦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