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予我哭泣的权力。”
请给我救赎。

Pan's Plans 03

ABO世界观,半悬疑向,无异能设定但还是黑手党,cp向双黑。

主要角色里没有O。

文章主旨批判社会。

Pan's Plans - 潘计划


————————————————————————————————


把别人刚锁上的门再撬开,即使不知道那人是谁,感觉也实在有些诡异,中原中也叼着自己的一只手套,用裸手捏着用来撬锁的金属折棍,凭借从锁眼里传来的细微震动调整力度和方向。

衣袋里的耳麦发出一阵难以察觉的电流音,他不耐烦地甩了甩刘海,空开右手拎出那只耳麦挂到了耳朵上,再继续撬锁工作。

“你还有七分钟。”太宰治的声音凉凉地从耳机里传过来,提醒他时间无多。

“我知道……这个锁怎么难开……”他叼着手套含含糊糊地回应,声音在喉咙里滚,后半句话的字音全混在一块儿,也不知道对方听不听得清。

对面沉默一会儿:“我想你应该向上提一点?”

话音刚落,锁眼内发出一声轻响,金属大门应声而开,中原中也一面迅速地溜进房间一边抱怨:“我简直不明白为什么你可以在这种事情上表现得那么老练。”

听筒那头嗤一声响,太宰治语带戏谑:“大概是练习比较多吧。”

他粗略环顾一圈房间四周,没觉出上一位访客在房间里留下了什么,于是大胆走向资料架。快速浏览过一层层文书,找到指定范围的账目资料用便携的相机一张张拍摄下来,又多录了两份别的记录才退回门口将锁复位。耳机里又传来太宰治的声音,他把手套戴回手上。

“第三次干扰信号已经发出。”太宰治像模像样地通报,“三分钟内,你能出来吗?”

他还是上了通风管道,用力抵住平面整个人翻进去,又踢上了活板,他深吸一口气,两指扶正耳麦对着话筒答复:“收到。”

“那我在进来时的地方等你。”

说来实在让人觉得很没技术含量他们是翻墙进来的,周边围墙虽然有相应的保安系统,却在靠北的死角上留有一个缺口,也许是设计时的失误,大小刚勉强让一人通过。中原中也抵达墙角时太宰治正抱着电脑包打呵欠。说不上这段过程是太过顺利,早在最初策划路线时太宰治就把一切都计划好了,只有那段意外插曲令人在意。

他三下两下便攀上去,正好在那空档的范围内,反手接住了太宰治递过来的电脑包,才小心翼翼落下去到墙外的绿化带上。太宰治跟在他后面跳下来,只是姿势就不如他好看。中原中也一侧一滑便稳住身形,把反作用力和作用力卸得一干二净,太宰治落地的动静就大了些,那个缺口对他的身高不太友好,以至于他调整不好落地姿势,在外套蹭了一片灰。

中原中也回头看他:“现在干什么?”他坏里抱着太宰治亲自挑选配件组装的电脑,还有刚得来的情报,与那些价值连城的情报来比,那电脑顶多算个零头。

“干什么?”太宰治对着衣服拍拍打打,“当然是让敌人知道一下,我们掌握情报了。”

自然不会是好好地跑到敌人面前,说“你们看我我们知道你们的小秘密了,快投降吧”,所谓吃一堑长一智,这一堑,正要让他们好好地挨上一刀。

话说完太宰治却没立刻走,他拍了半天的黑外套也还是一片灰扑扑,只好放弃了拍打,向中原中也一伸手:“电脑还我。”又眯眼打量了一会儿自己的老搭档,“看你不戴帽子还真不习惯。”

中原中也一翻白眼:“你倒是戴着帽子爬一个通风管道我看看。”

这之后他们并没有回到酒店,而是去了分部提供的其他隐蔽点,此时时间甚至没过零点,太宰治用他那台电脑浏览得来的情报,中原中也则靠在墙边抽烟,烟丝燃烧拉出细长绵延的烟雾,随后很快散开到看不见,根据分子永不停息无规则运动的物理定律,很快二手烟就会飘得满房间都是。一面滚着鼠标滚轮的太宰治目不转睛地抱怨:“中也,吸二手烟有害健康,你这是变相谋杀。”

帽子扣回了头上,烟主懒得和他计较,推开金属盒抽出一根,走过去往太宰治面前一戳,太宰治偏头就着他的手把烟叼到嘴里,颇像样地抬一抬下巴,正好对上中原中也递过来的火机。烟点燃了,太宰治抽了一口就捏着滤嘴把烟取了下来,他放大了一张图片,忽然发问:“有点淡,不像你平时的口味?”

中原中也夹着烟,朝半空吐了一口烟气:“本来就不是专门抽的烟,你那根本来要往里掺抑制剂。”

太宰治的表情微妙了一瞬:“你还买这种东西?”

“你说的,一会要去酒吧。”中原中也扬了扬眉,也无所谓对方看不看得见,“倒是你自己记得用抑制剂,忘了怎么办。”

“O, na nie.”(*德;诙谐;“哦,没有,从来没有”,连起来读为Onanie,手淫)

“……你说什么?”

太宰治立刻改口:“我是说我不会的。”

酒吧确实是酒吧,他们在近两点抵达了这处声色场所,即使是夜晚,这里的热闹程度也足以比拟白天的闹市中心,男人、女人、Beta、Alpha、Omega。光色迷离间不断地有人叫酒,听不懂的外文,或浓或淡的精致妆容和包裹人肌肤的衣料,看台上的电吉他手淹没在了人群中心。

在这个社会里,第二性别或许是隐私,只要你不向人展示,总有办法维护这个私密。但也总会有人大胆地秀出他的信息素,只要还在礼貌允许的范围内,没有人会太排斥这一点。中原中也从走进酒吧就皱起了鼻子,在这样高密度的人群中,大量的游玩者都毫不吝啬地释放出了独属自己的信息素,来宣告他的力量或述说其迷人之处。从这些信息素里他分辨出了至少三位Alpha,还有两位Omega,随着走近酒吧内部,各种不同的信息素还在像潮水一般涌来。

太宰治顺着一长溜的吧台座位向里走,挤过重重人群,中原中也跟着他一路走到末尾,邻着吧台看见调酒师像摘取鲜花一般自顶上的杯架取下高脚杯,把酒液从手摇杯里倒入玻璃器皿。

一杯盛在V形浅杯里的淡绿色调酒被送到了他们面前,杯壁不知用什么粘了半片薄荷叶,酒液由上至下渐深,有种如轻纱质地的白色盘踞在酒杯里。凭着这样的外观不难猜出这是一杯淡奶油调酒,绿色的薄荷利口酒和偏白的白巧克力利口酒,还有未摇匀的淡奶油,那抹翠绿正印证了它的身份,“绿蚱蜢(Grasshopper)”。

这算是接头信号。

“你到底打算透露出去什么?”没有花费过多的时间在端详面前的酒精饮料上,他转头询问闲坐在高脚凳上的太宰治。

“非法实验。”

“非法实验?”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从那研究所取出来的资料还包含这样的内容,“不是,等等,这样能起作用吗?”

他们原只要遵从最简单的基本法,以媒体形式扩散出去对方的一两个关乎于他们利益的小细节,籍此来警告对方自己已将他们勘察清楚。按照一般思路,只要透露给公众一点企业与黑道有干系的信息,舆论就能帮他门完成剩下的事。负面消息带来的资金亏损就够他们弥补好一阵子,股票、投资,都会发生变动。等到敌人反过来思考情报为何会流出……总有一些非正式的小媒体愿意承担风险报道这些事情,而敌方就会察觉到,这些“事故”都是谁一手造成。

但透露出去对方的非法行为就有些说不通,违法与否本就不是他们该管的事,更何况每天遭到媒体惨绝人寰的曝光的事情那么多,孰是孰非都有待商榷,要怎么让对方明白这是出于威胁?

太宰治从背光的角度向他弯起嘴角笑了笑:“放心吧搭档,相信我。”

似乎有人已经看见了那杯绿色的饮品,开始从人群中穿越,向他们而来。太宰治立刻入戏,装出一副心神不宁,左顾右盼寻找接头人的样子,中原中也则装作发现了熟人离开座位,向其他某个方向过去。

他们抵达这里的路上各自拟定了身份,太宰治扮演一名受不了公司有违人道的违法实验而来曝光的科研人员,中原中也是出来游玩的青年,在这场表演中他们不需要直接接触,中原中也只要从暗中盯住交谈行进得如何就行了。

拉开了两三个人的距离,空隙立刻被舞动的人群填满,中原中也只看见一个纤细的身影坐到了太宰治旁边,此后再要看见他们就变得困难起来,他只得回到吧台边,和太宰隔开几个座位。一名年轻的调酒师用英语询问他要喝些什么,他犹豫了一会,最后要了一杯White Lady。

相貌英俊的小伙听闻这个酒名,向他挤了挤眼睛,夸张地张望人群里面,问了他一句“Attendre la beauté?(等待美人?非正式语)”不等他回答就回身去取酒瓶和果汁,中原中也随便点了点头,就当默认了他有“美人”可等。尽管是个Beta,对方显然从一开始就察觉了他是个Alpha。

邻座的几个青年在打闹,他借着站起来接酒杯的时间向太宰治所在位置匆匆一瞥。那个接头人背对着他,穿着一件深褐棕色的高领外套,手里握着笔纸,专注地听着太宰治的发言。他的全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这在酒吧可不多见,不过人实在够多,没有人注意这一个不同寻常的小角落。

“这违反了《Omega保护法》!我知道这是违法的,但那些高层……”

隔着人声他竟听清了一句,太宰治的演技未免太过夸张,连语气都要激昂澎湃,听起来像一个十足的O权保护者。他对着面前的酒杯抽了抽嘴角,端起来就着盐口灌下一口泛着白色透明的调酒。White Lady,顾名思义,由Gin作底酒,再加入橙橘酒和柠檬汁,整杯饮品呈现白色,口感清冽,盐口则中和了柠檬的苦涩味,又不至于酒精含量太高,不妨碍他旁听这场对话。

在黑手党,他们被公认为最强的双A组合,作为国际上都存有影响的一大黑手党组织,组织内不乏有能力优秀的Alpha,包含首领本人也毫不例外,更不用说五大干部,各个都是出色的Alpha,他们的名号光是说出来就足以让众多部下俯首。A与O在社会中比例虽偏小,各行各业总也不会匮乏领军人物,迄今仍未改A占了居然大多数的人局面,黑手党更是如此。

只是他竟然从不知道自己的搭档是个什么信息素。

说来也奇怪,他自己从未对自己的信息素有什么遮遮掩掩,虽然谈不上喜爱,这种Alpha的标志他也从未掩盖过。他的信息素类似某种结果的小灌木,新鲜,却也不乏深沉。此时因周遭的环境不免散发出来环绕周身,已经有人似乎对他产生了兴趣,只不过迫于他那身自来的戾气,一时不敢接近。他装作没看见探究的视线,垂着眼屈起指节敲击玻璃杯,光线打在他刘海下露出的鼻尖上。他的相貌看起来更近似一个欧洲人,很少有人会怀疑他是外来者。

接头人起身走了,走之前太宰治把酒推给他,但对方只顾匆匆收拾物件,不小心把一支圆珠笔掉了下去。等他捡完笔从吧台下钻出,只来得及对太宰治点点头就快速离开了这里,太宰治一直看着他消失在视线里,才回过头,迎着中原中也的视线耸耸肩,举着酒杯挤了过来。

“他是个O,伪装成Beta。”

中原中也一怔:“你怎么知道?”

“他很紧张,对于到这种地方来,而且……”

“即使如此你也不能断定……”

“……他的手臂上有打注射型抑制剂留下的针孔,刚刚低头捡笔时,我看见了他后颈由伪装贴留下的痕迹,你不会以为他是个瘾君子吧?”


Tbc.


*Grasshopper和White Lady,常见的两种调酒,后者并没有等待美人的意思,是我杜撰。

评论
热度 ( 53 )

© 桦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