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赐我救赎。”

逻辑强迫症、嘴巴坏
据说朋友们都想打我
分析系人物,直觉是什么?靠不住的。

夜市

太宰治回头的时候瞥见了中原中也。

那么小个子的人,穿着黑色的衣服,一个人蹲在街角抽烟,他抬头看着夜空,不知道在看什么,香烟在他指尖袅袅地烧,就快烧到那双昂贵的皮手套,但他一动不动。

太宰治顿时就有点想笑,想他刚才打那儿走过来,怎么偏就在此时才看见他,难不成真的是对方太矮?

现在他站在步行街街口,周围食品摊的小贩叫卖着鲷鱼烧章鱼丸还有关东煮一个劲地咕噜咕噜。不知道这小矮人怎么就带着他那身贵得令人发指的定制品跑到这片人烟地来熏油烟。

他就那么看着他,中原中也没发现他,还是那个动作,看得太宰治都觉得腿酸。不知怎么,他今天一点也不想上去打招呼,也不想嘲讽对方的品味太差,他又看了一会,拢拢他的砂色风衣转身走了。任凭夜风和铁板鱿鱼糊他一脸蒸腾发热的空气,突然而然眼眶发酸。

哦。他想。我的前搭档啊。

堂堂太宰治,出生入死了那么多次,这其中有一半是他自找的,还有一半三分之二用来做恶,三分之一拯救人类。那后者要惊险得多得多,好人不好当,坏人亦然。

他想,好个中原中也,好个中也,一辈子做个黑手党,把命搭在刀尖儿上,蹲在街角抽烟,饶是太宰治走过了才看见他。他在看那星空上头呢!城市里光污染太重,分明看不见几颗星。

可他偏偏就是看见他了,不看见倒好,但看见了就是看见了。

他几乎要相信自己说的看见蛞蝓会倒八辈子霉,怎么不倒霉呢,他的倒霉从那天中原中也硬把他从房梁上揪下来起就开始了。太宰治看着手上被扯断的绳索,露在绷带外头的那只眼睛白眼一翻。中原中也没好气地哼了声,知道跟他说救命之恩也是白搭,对着他就一脚踹过去,堪堪避开眼球踢在眉骨,疼得太宰治好一阵哆嗦。他捂着眉毛呜哩哇啦,勉强拖出个笑脸就说中也你怎么不踢死我呢。

踢死了倒好,也省得后来闹你心,黑手党杀人不眨眼,中也杀太宰不犯法,还是为民除害。

然而走过了就是走过了,中也没发现他,否则一定会痛惜失此机会,从此以后再不会有了。

就是个段子。走过了才回头看见。

困得迷糊,不知怎么总想起“我祝你得偿所愿,从此以后再不相见”,双黑要用这个,太肉麻了。

评论
热度 ( 28 )

© 桦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