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赐我救赎,让我高歌毁灭。”

迄今仍然很喜欢这个头像,纤细的少年有着凉薄的眼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只除非是刚刚起步的婴孩,或是活在暖房的花朵。试去看吧,所有人皆立场不同,你我为永恒孤独。

文学这东西其实很妖的

大概是杂谈,想到什么说什么。

宁可写杂谈也不更新。…


文学,是一种试图把抽象事物实体化,把实体事物抽象化的杂耍行为。
耍猴级别的。

顺便一提耍猴也是有层次的,高一个层次叫耍猴,低一个层次没准就是被猴耍了。听说过猴子抢草帽没,你以为只有你有爷爷吗!
咳咳以上是玩笑话,导演,cut.


最近很不好读,读来读去还在看《孤独六讲》。

蒋勋的笔触看起来很有趣,但感觉这本写得有点致郁,至少我可没有在很小的时候就追着母亲问一种并非是身体从何处来,而是“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的关于生与死的问题。我连“我从哪里来”都没问过,我觉得这问题有点傻,而且我好像很早的时候就无意翻过一本关于妊娠的书,知道了精卵子这个概念,这个议题在当时好像还没那么开放……哎,所以说,太早接触理论知识,会毁灭很多小孩子的可爱举动的。…

我很喜欢荒诞文学……呃,百度出来全是卡夫卡,然而卡夫卡我实际读过的倒不多,反而很喜欢余华。

我觉得荒诞文学分两类,一类是一看就知道是假的,这种多半嘲讽是要开大,比如《变形记》,人无论如何不可能变成甲壳类动物的,开挂也不行。

还有一类是讲得很像那么回事,好像真的一样的,这种荒诞小说的违和感往往体现在一些细节,让人觉得这是常人不可能有的反应和举动。
从百度摘一段下来:

“荒诞是指缺乏意义,和宗教的,形而上学的,先验论的根源隔绝之后,人就不知所措,他的一切行为就变得没有意义,荒诞而无用。”

综上所述,很可能还有一类,“用手肘抽卡会出UR!!”、“转发锦鲤获得好运”……

(。)


接下来大概是搜tag有感。

第一个感想我拿来写文了,写完再说。…

第二个主要是最近看见很多,非常多讨论圈内问题的。

比如说什么“好好写的没人看,乱七八糟恶搞热度高得要命”、“无脑跟风令人害怕”……balabala

看见第一篇这种的时候,我好好看了,并且点了个推荐。第二篇、第三篇……基本就不会看了。

怎么说呢,虽然很多是事实,之前也有观察过,一篇莫名其妙笑点不明的恶搞一两小时热度就跑到了一百以上……效率宛如微博买僵尸粉,反而和它差不多时间一篇很特色的文才十几热度。我不知道是会点开这类文的人都矜持得不点小爱心小蓝手,还是看恶搞的人真的就有那么多。但这些也无妨。

人人都想着发声,每个人都想说,每个人都说不完。《孤独六讲》里语言孤独的解析我是很喜欢的,也许是时代问题,人很浮躁,倾听者很少,人们太急切发声了,以至于良莠不齐……然而我又怎么样?我会是个好的发声者吗?程度总有两个极端,而无论哪一方过分都不会是好事,中间那个“适度”才是最困难的。


但是,怎么说呢,就算读者再少,如果有人能够互相理解,能够互相耗费时间,可能也就足够了。

而创作这件事应该回到最根本上,“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以见识和思想来填充文字外壳下的空洞。我们读一段文字,也是在读作者本身的一些特征,他的经历与感想。

哎我跟你说,文学这东西很妖的,文人相轻不如相亲,然后去打大魔王啊。

评论 ( 2 )
热度 ( 24 )

© 桦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