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赐我救赎,让我高歌毁灭。”

迄今仍然很喜欢这个头像,纤细的少年有着凉薄的眼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只除非是刚刚起步的婴孩,或是活在暖房的花朵。试去看吧,所有人皆立场不同,你我为永恒孤独。

你说这和说好的不一样(75-82)

你说这和说好的不一样(65-74)


75.

周四查寝。

指控查寝不合理的理由千千万万,毕竟这事儿在大学没少受诟病,当今社会发展,我们要求民主和谐是不是。

况且查寝,实在是一项抹杀了所有物品存在意义的事情。

垃圾桶里不能有垃圾,桌上不能放书,床上不能躺人,挂人也不行……不能用电饭煲。

最后一个他们寝本来也没有。

但是他们寝有蝙蝠啊!


76.

养宠物,当然是不允许的。

猫猫狗狗不行,鸟类不行。

养蝙蝠当然也不成。

卫生打扫完成,太宰治下楼去扔垃圾,芥川龙之介忙着清理桌上最后一点牛奶渣子,中原中也时刻准备好转移老师注意力,中岛敦望风。

来了来了!中岛敦匆匆忙忙跑进寝室通报。在前面呢,和我们还隔着一个寝室。

他们迅速把蝙蝠自篮子里捞出来丢进一个玻璃罐,顺便再塞进两张餐巾纸,藏在脸盆里,塞床底。


77.

等到太宰治回到寝室的时候老师已经走了。

天气很热了,玻璃罐显然不是能让小动物久待的地方,中岛敦把它倒出来放回篮子里。

他被咬了口。

……

他把蝙蝠丢进篮子里。


78.

太宰治假装没看见,长腿踩着梯子,手用力一撑爬上床板。

中岛敦哭丧着脸看芥川龙之介。

蝙蝠是太宰治捡回来的。

但除了第一天他就再没照顾过。

捡回来恐怕也是一时兴起。

而且大概他算准了中岛敦看不下去会照顾……


79.

芥川假装什么都没有看见。

炎炎夏日,中岛敦感到人情冷漠,世态炎凉,宛如三九天。

就差唱一曲北风那个吹。


80.

下午他们两个夹着课本去上课。

最没人要听的政治史学课。

不要听还是得去。

要考。

之前坐中岛敦前面那哥们儿大概是认命了。

直接坐后两排睡去了。


81.

听学长概括是这样的。

大部分人都是去睡觉的。

听课的分三类。

愤青、脑回路清奇的神秘种族,还有一两个很有想法的。

总而言之,智障和段子手同样辈出的一门课。


82.

坐在呼呼吹着热风的电风扇底下,中岛敦觉得自己也昏昏欲睡。

春困夏乏秋犯困,又是听老师叨叨的时候,此时不睡更待何时。

然而他想起了芥川的铅笔。

不由得老老实实坐得稳了点。


这边补几个设定。

因为不了解日本大学体系,从开头就走了中国大学的设定,部分课程有参考。酌情自捏。架空,架空,深究不得。

在选科方面现在是这样:

中岛敦→历史系→历史语言

芥川龙之介→历史系→历史学

太宰治→心理系

中原中也→语言系→小语种法语


太宰治是志愿者社,邀请了中岛敦入社。

中原中也和芥川龙之介文学社,不过中原中也不经常去。

评论
热度 ( 40 )

© 桦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