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赐我救赎,让我高歌毁灭。”

迄今仍然很喜欢这个头像,纤细的少年有着凉薄的眼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只除非是刚刚起步的婴孩,或是活在暖房的花朵。试去看吧,所有人皆立场不同,你我为永恒孤独。

你说这和说好的不一样(65-74)

你说这和说好的不一样(53-64)


65.

说到社团,敦和芥川起初都没表达出什么特别大的兴趣。

这会儿敦本来在和芥川叨叨上午的课。

讲古代汉语的老教授脾气爆。上课有个偷偷摸摸拿手机玩游戏的哥们弄出了声,老教授在讲台上桌子一拍,瞪着一双眼睛怒目而视,瞪完一夹材料就走。

离下课还有差不多二十分钟,留一群学生在教室里看着他潇洒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满脸茫然。

最茫然的当属坐中岛敦前面的那位,昨晚大概是熬夜赶作业,上课前各种拜托中岛敦睡着了一定戳醒他。

然后他着了,中岛敦再没叫醒过他。


66.

“发生什么了?”他迷瞪半天,确认了三遍挂钟上的时间没有到下课,满教室的人安静如鸡,他回头问中岛敦。

他大约是想小声点问的,无奈刚睡醒嗓子有点硌,一不当心声音就大了,大家都听见了。

课代表脸刷得就白了。

这可不是,一会儿还得去办公室给教授赔罪。


67.

芥川面无表情,甚至没听他叨完,拿了东西就往外走。

中岛敦哎了一声:“下午不是没课吗?你要去哪儿?”

芥川头都没回。

“文学社。”

哦……

啊??


68.

没等他反应过来芥川已经出去了。

说到底,他还是茫然,在他们上学期推掉了一堆莫名其妙的入社邀请过后……

芥川什么时候就跑文学社去了呢……

他不禁想到了芥川拿着本书朗诵。

“可是,我依然要想。寂寞百年身,哪怕只有一位读者,能手捧我的书……”(芥川龙之介《澄江堂杂记·后世》)

感到了一阵害怕。


67.

随后他也被叫出去了。

其实想想芥川入文学社应该还是挺正常的。

总比他被软磨硬泡拉进了志愿者社来得好。

志愿者社,说白了就是时不时扎堆出去,穿个工作马甲到处溜溜达达,不时给指个路帮老奶奶排队买个票。

基本上每个学校都有,分特别活跃,特别有存在感的,和悄无声息,如同隐身了的。

而这所学校是前者。


68.

他们在地铁站协助工作人员疏导人流。

再晚些才是晚高峰,然而天气一热,最近旅客有点多。

意思是说很多中小学生已经放假了。


69.

中途太宰治企图撂挑子溜走。

别问他怎么会在志愿者社,中岛敦还是被他拉进来的。

中岛敦拦着已经把工作服提在手里的太宰治,欲哭无泪。

他说太宰先生你这样到时候又是我来,太宰先生你不厚道啊。

太宰治沉吟片刻。

他说好啊,那这次我留下来吧。


70.

中岛敦忽然有种太宰治是不是吃错药了的感觉。

太宰治耶??

他决定留下来继续当志愿者了!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71.

等到了晚高峰,不出所料,状况只能用四个字概括。

惨不忍睹。

中岛敦在被拥挤的人群从站口一路带到了靠墙后,深深地怀疑起了自己留在这儿到底有什么用。

大概就像浮标,水涨了,浮标也就上来了 。

他也就被挤过去了。


72.

在他扶着墙一个人思考人生的时候,国木田学长闯过重重阻碍,过来拍了拍他的肩。

“你跟那边太宰去协助排队吧。”

如蒙大赫。

说的大概就是这了。

虽然那边又是太宰治。


73.

回去的时候在主干道上碰到了芥川。

听说文学社也奇葩,好好的教室不用,偏要跑到靠近校门一块的走廊去读书。

旁边就是紫藤萝。

大约是蛮有情调的。

就是蚊子有点多。


74.

芥川身上有股很淡的薄荷脑味,他对着中岛敦皱了皱眉。

“怎么了?”

“你脸上有墙灰。”

他胡乱抹了吧。

“还是有。”

于是又擦了擦。

芥川无语比了比手指,说:“清洗术。”

转过去不理他了。

评论 ( 3 )
热度 ( 43 )

© 桦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