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赐我救赎,让我高歌毁灭。”
“爱情拯救不了世界,也拯救不了我。”

迄今仍然很喜欢这个头像,纤细的少年有着凉薄的眼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只除非是刚刚起步的婴孩,或是活在暖房的花朵。试去看吧,所有人皆立场不同,你我为永恒孤独。

主观意识

是这样,你要明白,当人处在某种强大立场的时候,就很难去考虑那些令人脆弱的问题。因此他们不见得同情弱者更不见得会伸出社会所公认的那只“援手”。这就像太宰治对芥川龙之介施加的那一套,他会打压他攻击他,放到学院里我们可以叫它作打击教育,说不定还得加上虐待。龙之介不会喜欢我这么说,所以我只对你这么说。帮助从来不是义务,强大从不是温柔,你会累垮,然后成为众矢之的。
我看的书不多,可我也读过有富翁建房子的时候造了个巨大的屋檐以给人遮风挡雨,然后当有人在那屋檐下冻死时人们咒骂他无情,相反当他建了个更小的房子,容纳的人更少,人们却感谢他。帮助会造成惯性,索取会成为习惯,当一切被认作理所当然你要怎么办?人并非那么好,那是乌托邦,那会失败。你想做鼹鼠,想掘地三尺,埋头苦干,我现在要告诉你不可能。世界那么大而我们的力量太微小,但我也不希望你失望,我要你对这世界抱有期待就像孩子在讨要一颗水果糖,他讨到的不一定是自己喜欢的口味,可只要是糖他就是高兴的。
这世上没有圣人也没有救世主,看到这把钥匙了吗?你会说这是侦探社的门钥匙,对,把它握在手里,捏紧,这就是你能把握的东西。
我对你说的话必然都是主观的,我不全面,做到全面太难了,但我仍希望你能被我说服,那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了。

中岛敦会话痨的设定不知道是从哪儿来的,但是很好用。
大概就是在侦探社呆了很长时间,同时受到太宰治和国木田影响以后的敦这种感觉,这段构思是给新人开导。带入了一点敦芥,很顺手地就这么出来了。

评论
热度 ( 9 )

© 桦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