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赐我救赎。”

逻辑强迫症、嘴巴坏
据说朋友们都想打我
分析系人物,直觉是什么?靠不住的。

你说这和说好的不一样(45-52)

45.

食堂平时的伙食都还不错。

只要忽略烧菜的师傅间歇性突发奇想的话……

中岛敦从刚才到现在,端着餐盘晃悠了一圈,菜没挑多少,倒是觉得隐隐胃痛。

他努力地抑制住不去回想他刚才看到了什么。


46.

这种努力在看到太宰治都拿了些什么菜的时候,彻底告终了。

倒不是说他有多么严重的精神洁癖,但用草莓酱代替番茄酱浇在咕噜肉上,这种东西果然还是接受不了。

更别说豆角炒橘子了。

想必今天的烧菜师傅忽然灵光一现,拍了个节目叫异想天开。

中岛敦觉得这饭有点吃不下去了。


47.

“呀,敦君,芥川。”

对面具备协罪嫌疑的肇事者看上去对此毫无察觉,中岛敦近乎绝望地看着对面餐盘里花花绿绿的景象,有点泛酸水。

芥川好像也觉得吃不太消,看了一眼,犹豫着开口叫了句先生。

太宰治没事人一样的:“是说这个菜吗?因为听说豆角没炒熟会有毒,而且这个搭配怎么看也十分具备自杀潜质嘛!所以……”


48.

所以你吃得下去?

中岛敦的内心是崩溃的。

自从同宿舍,他已经协助中原中也三次到学校池塘去捞太宰治,最后辅导员受不了了,说了句不要破坏金鱼的生存环境才稍有好转。

万幸太宰治多少还对那些小生灵抱着点良心。

然而接下来一回宿舍看到在两张床之间上吊的太宰治,他还是宁可去池塘捞他。


49.

吃饭中途芥川拿了资料出来背,晚自习考试,芥川下午还有社团活动,时间挺紧凑。

中岛敦凑过去也看了一会儿,被芥川成片的手动下划线弄得眼晕,只好缩了回去。

你也不怕看不清。他抱怨了句。

芥川不理他。

然后他才回过神来没看见中原中也。

他绕了一大圈,避开对面的餐盘,问:

“中原先生呢?”


50.

他呀。

太宰治挥挥筷子。

被广播社的拉过去了,说要让念东西。

中原中也一介语言系学生,发音自然标准,声线又好,压个声音那低音炮能让女生捂着脸尖叫。

中岛敦想了想觉得也对。

旁边芥川吃得差不多了,收拾餐盘准备走,他赶紧三口两口扒完,胡乱擦擦嘴准备跟着。

不经意想到,芥川的声音也很好听,就是有点哑。

有点哑也挺不错的,像电台里沉着的新闻男主播。


51.

太宰治是心理系的。

借着这个专业,他没少煞有介事地干点什么奇奇怪怪的事,声称研究社会性人的反射。

……都是套路。

不过套路来套路去也就习惯了,换而言之都是套路莫不成你解得开?

解不开是吧,认了吧。

说得好像还有别的办法似的。


52.

二十一天可以让人养成一个习惯。

想想至少还有两年这样的相处时间。

未来黑暗。

评论
热度 ( 46 )

© 桦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