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赐我救赎,让我高歌毁灭。”

迄今仍然很喜欢这个头像,纤细的少年有着凉薄的眼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只除非是刚刚起步的婴孩,或是活在暖房的花朵。试去看吧,所有人皆立场不同,你我为永恒孤独。

你说这和说好的不一样

学院paro

写着玩,大概是敦芥。


1.

中岛敦,现年18岁,跳过一次级,在读大学生。

现在正坐在教室第二排听历史课。

文科生,回想高中分班后大半个班级的女生,那真是美(kong)好(bu)的日子啊。

这时候坐在后面的芥川拿笔尖戳了戳他,说让让他要记笔记。


2.

其实他不想让的,芥川连请人帮忙都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态度,而且,笔尖戳人老疼了。

但是他不敢。

于是他就趴下了,趴下的时候他在想这算不算校园欺凌,芥川既然嫌他挡视线怎么不换个位置,这个老师板书好低话好多好困……

要不是坐第二排大概就真着了。

爬起来的时候他环视一圈教室。

众皆披靡。


3.

其实这个老师板书写得低真的不怪他。

毕竟对于一个一米六出头身高的人来说,他真的尽力了。

再说了,更矮的还有中原学长……

中岛心虚地看了眼窗外。

芥川又拿笔戳了他一下,说你动来动去干什么。


4.

老师讲近代历史。

滔滔不绝,口若悬河。

溅水的那种。

他低头去记笔记。

抬头的时候。

芥川又拿笔戳他了。


5.

他觉得这样不行,下课收拾东西走的时候他说芥川我们打个商量。

你别总拿笔戳我行不行。

第一被戳多疼啊。

第二你把墨戳我衣服上怎么办。

芥川没说话。

芥川举起了手里的自动铅笔。

中岛敦觉得这商量没法打了。


6.

上午一节大课上完差不多也该吃饭了。

他们两一道走的。

半路太宰治跟中原中也不知道在说什么也跟上来了。

芥川好像挺想和太宰治说点什么的。

可惜那边两个人眼看就要打起来了。

实在插不上嘴。


7.

最后他们还是安全抵达食堂了。

感谢上苍,茶泡饭还有剩。

拿饭的时候芥川不屑地瞥了他一眼。

他说芥川你这就不对了,你怎么总是不拿正眼看人。

也不怕斜视。

不过这句话他没敢说出口。

芥川说我看的是人吗。


8.

中岛敦哑了半响,心说我怎么就不是人了呢。

然后旁边一个空餐盘就呼过去了。

特别吓人。

甭说了,中原中也丢太宰治的。

评论 ( 3 )
热度 ( 75 )

© 桦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