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赐我救赎,让我高歌毁灭。”

迄今仍然很喜欢这个头像,纤细的少年有着凉薄的眼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只除非是刚刚起步的婴孩,或是活在暖房的花朵。试去看吧,所有人皆立场不同,你我为永恒孤独。

急急显形 09

HPparo新旧双黑

黑魔法防御课!考虑了一下各门课到底是怎么定义范围的,黑魔法防御课和神奇生物保护课大约同样都要涉及到神奇生物。原著中《神奇生物在哪里》似乎也曾作为黑魔法防御课的课本之一,除了第二部的精灵,第三部也出现了博格特、红帽子等。而不可饶恕咒到第五部才在课上讲到,所以黑魔法防御课应该不只是讲黑魔法防御。_(:3」 ∠)_

卡巴和伏地蝠都是《神奇生物在哪里》中提到的。


时间越来越走近将要下雪的日子,身处地下的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内全靠温暖的炉火和小暖炉维持温度。从扶手椅到沙发上均散放着小小的暖手炉,里面是长久燃烧,不需要任何燃料的魔火,一定是家养小精灵准备好在这里的。

中原中也打着呵欠从宿舍走出来,眯着眼用余光就察觉到了休息室气氛不妙,只不过友人们还淡然地聚集在火炉边的座位给作业扫尾,而他的黑魔法防御课论文也还差一点。

“发生什么了?”他在椅子上坐下时悄声问道,紧接着跳起来,发现太宰治把一只空的墨水瓶塞在了坐垫的空隙里。

他愤愤把那只墨水瓶砸回给对方以示报复,接着才重新坐下,在其他几人为他在桌上让出的空处铺开羊皮纸,用羽毛笔蘸了墨水往下写。

“奥斯卡的女友正在发火。”安格斯悄悄回答,“刚才我们坐下的时候就是这样了。”

“唔?”中原中也一面写下一行总结一面随意应答,旁边太宰治看上去已经完成了他的那份,开始窸窸窣窣地收拾东西。

“老问题,我认为她太爱出风头,跟波西向往比赛胜利有一拼。如果我记得没错,之前奥斯卡也没能依照她的要求预定到帕笛弗茶馆的位置。”安格斯连着说了一串,单手支着下巴,目光还放在自己的羊皮纸上,“……我认为我说得有些过多了,适当地忘掉一点吧。可别告诉别人。”

“也许我会的。”

“那天茶馆人并不多。”

两句话同时被说出,中原中也惊讶地从垒起的课本上方看向不知何时停了动作的太宰治:“你怎么知道?”

太宰治摆了摆手表示没什么,倒是维克多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恍然大悟:“他应该是和罗斯他们几个在一起,探讨一些,嗯,有趣的话题。”

此话一出,其他三人都向他投来讶异的目光,维克多又写完了一句话才抬头,这才抓了抓棕色的半卷发补充,“我之前旁听过,确实还算有趣,他们对一些流言和传说都有点看法。”他耸耸肩。

他们互相大眼瞪小眼有一会儿,中原中也抽出课本寻找一段定义,要忙活的人才重新低下头做各自的事情。炉火劈啪燃烧着,好像奥斯卡女友的怒火也像这样经久不息,只不时从另一头传来小声争吵和发火的响动。

时间在完成作业中迅速过去,奥斯卡最终放弃并妥协,离开休息室去处理他身为级长的事务,四人也收拾东西,带着书包走出休息室,向上行的楼梯走去。

去上课前他们还有时间吃早餐,每个人都拿了一些腌鱼肉和面包,维克多的猫头鹰皮埃尔在这段时间里给他送来了一条订购来的手链,但因为没得到坚果碎而生了气,飞回猫头鹰棚前把维克多啄了一下。

“你这个挑剔的木头雕像!”他冲猫头鹰背对他飞走的剪影大喊,只是皮埃尔似乎没听见。

在霍格沃茨,“黑魔法防御课教授”曾经有相当长一段时间被视作一个不吉利的位置,不出意料正是由于在这个职位上的教师总是被消耗得格外快,在那个不和平的年代里,从没有哪个教授能留在这儿超过一年。在这种时候,每当有点什么不太寻常的事件,不把神秘人拿出来说事简直说不过去。传闻这是一个遭到神秘人诅咒的职位,因为正如各种版本的“救世主传”中写到的那样,在哈利·波特入学第一个年头的教授被神秘人附了身,第二年的教授竟然在期末时发病失忆……就连曾经任教此课一年的前校长斯内普也最终败在神秘人手里,可见一年年被消耗的人手的确难以和神秘人脱开关系。

在那之后这门课也经历了一段难以找到新教授的时间,不过自从乔纳森·斯威夫特教授任职以来三年,一切都还算相安无事。

就某些好事者评价来说,斯威夫特教授的行事风格很有些过分随性,例如有些时候布置课本上完全没有内容的作业题目,要求学生去图书馆查阅,而事后这样的作业是否收取也是未知数,作为教授未免不负责任。考虑到教授难言的脾气,自然谁也没有胆量把这样的评论当面告诉他,更甚劝他换一个教学模式——麦格校长都还没有对此有任何意见呢。

况且教授一向言辞犀利,谁也没胆量挑战那种连讽刺带嘲笑的批评方式,最好这辈子也不要经历。斯威夫特教授尽管对四个学院没有偏爱,却是批评就连带着所有人一起的作风,实在让人喜欢不来。

“这就是你们上次交来的作业?我建议你们应该到校长室外排队,轮流进到办公室里问一问分院帽是否弄错了什么,其实你们根本没有斯莱特林要求的聪明才智,不,你们干脆是连头脑都没有。”

被批评的众斯莱特林一言不发低着头,有人用力盯着面前的课本封面,似乎在尝试用目光将它烧一个洞。暂时止住话头的教授在讲台后踱步,猛地转身才又对所有人宣布。

“打开课本到下一课……再下一课,现在我想请问有谁已经读过了有关于伏地蝠的介绍?”

一阵长吁一口气和书本翻动的声音里,只有稀稀落落几个人举起手。教室内落地的长形窗户两侧是收束整齐的黑色窗帘,正如教授本人的风格那样,贴墙两侧的书架里整整齐齐码着不少旧书,空处则堆积着报纸和杂志,讲台上几本书只是随意叠放,在讲课开始前教授从其中抽出了一本。

如果不是课本上尽管长篇累牍却生动有趣关于“伏地蝠”如何行动的描写,这绝对是一节难熬的课。教授嘲笑般的强调和解说徒有打压的效用,但这种从未见过的新奇生物多少还挑起了学生们的兴趣,费迪南甚至随手画了假想图,还把纸条传给其他人,这张从多余羊皮纸上撕下的纸角上一只粗糙的扁形黑色生物像条在半空中飞舞的床单那样不规律地在画面中乱颤。教授在课程中途停下来讲了一个关于日本水怪卡巴的闲聊,对付这种吸人血的怪物,反倒应该用鞠躬来诱骗使它头顶里的水流出,这样令它失去气力。然而伏地蝠用窒息的方式处死猎物,更别说薄薄的体型让人难以察觉,欺骗手腕并不是每时每刻都那么有用。

主要问题取决于,你是否在面对一个能够思考的敌人。

课堂里剩余的时间他们被要求拿出魔杖练习缴械咒(Explliarmus)。尽管这节课所解说的生物被证实只能用守护神咒击倒,这个咒语却被认为或许太过困难,并非合适三年级学生现在就去练习,毕竟他们连缴械咒都也只是刚开始掌握的水平。

抢占先机,让对方的魔杖从手里飞走,几乎就是这个简单的攻击咒语的一切要点。很快教室里就满是高高飞起的魔杖,被它们的主人一次次重新捡起,再加入一对一的练习。鉴于中原中也每次念咒都势头太凶猛,维克多被两次击飞魔杖后满脸吃不消的表情和旁边同安格斯练习的太宰治换了位置。两人之后的情况势均力敌,太宰治趁他分心偷袭每每得手,搞得中原中也异常烦躁。

不过情绪这种东西之于中原中也从来很容易过去,等到下课他们走在走廊上的时候他也只是翻了个白眼,之后什么都没再多说。太宰治走在旁边心情很好似的哼着什么小调调,没人听得出是什么。

随后很快,本学期第一场斯莱特林对阵拉文克劳的魁地奇比赛仿佛突然就近在眼前,波西成天制定战略和假设,指挥训练,没有场地的时候把队员们叫到公共休息室里讨论战术。

当天天气不错,草地也经过了修理,在观众席中间特别搭起的高台上担任解说员的一名赫奇帕奇的高年级学生,中原中也不认识。在两队队长极具压迫感的握手时他有一点点发呆,随后随着担任裁判的霍琪夫人的哨声升到球场半空,排在前面的三人是追球手,他和另一位击球手分别在两边,找球手和守门员就要离得远得多,一个在他们上空位置,另一个则在作为球门的三个铁环前骑着扫把。

在空中的感觉和在地面完全不同,哨声吹响后他并未急着去看大红色的鬼飞球到了谁手里,而是寻找起了那两只活泼且攻击性很强的游走球。有这么两只铅色的游走球在场地内横冲直撞,逮着谁追谁,他们击球手在球场上的工作就在于随时随地地看好它们,免得在关键时刻让游走球撞上自己的队友。单纯丢了分还好说,从半空中摔下去就不是闹着玩的了。

他降下一些高度,单手握着球棍看向场内正被来回传递、争夺的红色亮点,一只游走球突然直直地向那个方向过去,他猛地一压扫帚冲过去,从正担任追球主攻手的波西身边击开游走球。鬼飞球继续被传递,升高到半空的观众席上聚集了几乎整个学校的学生和老师,奋力为各自支持的一方加油。

坐在一群发出振聋发聩呼喊声的学生之间并不能算特别好的体验,除非变成一员加入呼喊,参与这种热烈的气氛,否则这看上去只像是一种无意义的情绪宣泄。太宰治在场内找了一会儿中原中也,之前看见他时,他正击开一只高速飞来的游走球,只是下一刻他就骑着扫帚提速,如同另一只凶猛的游走球那样蹿出了太宰的视线。

此时场上很是胶着,拉文克劳的追球手抢到鬼飞球后并不急着进攻,而是在场内来回躲避,不断传球。为了破坏对手的策略,斯莱特林的追球手也分散开来,找球手更是一边提防游走球,一边在场内搜寻金飞贼的踪迹。

按照规则,在魁地奇比赛的过程中任何肢体冲突或是用魔咒攻击都不被允许,出现违反者将会对他们的球队进行罚球,但并不像麻瓜的比赛能将队员罚下球场。同时,专门分配给“找球手”的工作,抓捕被称为“金飞贼”,有着带纹路的金色球身,和一对可以向任何方向自由翻转的银色长翼,不超过手掌大小的特制小球,只有当象征着一百五十比分的金飞贼被捉住时比赛才会宣布结束,这项工作也不被允许由任意其他球员代劳。

由于只要在场内,就有可能被横冲直撞的游走球视为目标,对找球手安全的看顾也算是击球手的责任之一。

同时,单纯将游走球从一定距离外击向对方球员也不能算作犯规。中原中也快速拉高击开上方的游走球,来了一个回旋缓冲,同时瞥见另一只游走球被队友举着棍子打向了拉文克劳的追球手,对方不得不放低高度进行回避,因此也给了波西可乘之机。球迅速传进了斯莱特林的追球手们手里,以波西为首迅速向拉文克劳的球门攻去,两位击球手跟上去防范,不断改变飞行轨迹逼开拉文克劳的追击,在距离球门还有一段路程时波西就高高举起了手里的红球,对方守门员紧张地停在三个铁环中间防范着。

波西将球用力掷出,瞄准的是左面的球门,守门员扑过去,球从指尖擦过,穿过了铁环。

裁判吹哨宣布得分,台上的解说员随着阵阵高喊宣布比分情况,这时候比分是六十比六十平手,两边几乎都没有什么突破性进展。

比赛的最终胜负到底还是取决于那关键的一百五十分,中原中也呼出一口气的同时忍不住回头寻找己方的找球手。

斯莱特林的找球手由一名七年级学生担任,如果说今年刚作为守门员入队的查尔斯看上去只是偏瘦,那名七年级学生则完全是瘦弱的程度,但在空中表现得异常灵活,想必这就是他担任找球手的原因。

安格斯同其他将学院颜色戴在身上表示立场的学生一同嘶喊到现在,兴许是累了坐下,一片喧闹间谁也听不清谁在说什么,他眨眨眼,看了看从一开始就没加入过气氛的太宰治,太宰原样回看他一眼。两个人的衣领上都别着蛇形的徽章,就在安格斯考虑该怎么提问时又一波喊叫的狂潮来临,又有一次进球得手,但紧接着没多久,斯莱特林因为与拉文克劳的找球手冲撞而罚球。

在罚球的间隙里学生们都在紧张观看场上的情况,就连举着旗过来加油的人也不觉停下动作屏住呼吸。安格斯趁着这个空隙赶紧提问:

“不参与加油吗?”

太宰治耸耸肩,他有点模糊的感觉,似乎与这种热闹的气氛格格不入,喊叫着加油虽然不是不可以,却不是那么想跟着做,最后变成一句含糊:“我好像不是特别有兴趣。”

呼声再一次高涨起来,罚球被查尔斯一击扑中,球再次传开。


Tbc.

评论 ( 3 )
热度 ( 21 )

© 桦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