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赐我救赎,让我高歌毁灭。”

迄今仍然很喜欢这个头像,纤细的少年有着凉薄的眼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只除非是刚刚起步的婴孩,或是活在暖房的花朵。试去看吧,所有人皆立场不同,你我为永恒孤独。

巨大ooc预警。


好你个中原中也。太宰治想,一动不动,维持着一个僵死的、不自然的环抱动作。他们鲜有这样温情做作的肢体交互,从他的角度低头就能看见老搭档从衣领之间露出的颈窝,因为微微耸起的肩膀显得下凹,一缕头发掉在领口,搞得他心痒的要命。

如果说要抱着,就没法伸手去捞,伸手去捞,就没办法继续抱着。他松了松手,从背后拍了拍对方挺得笔直的脊背,隔着衣料也摸得出紧实的背肌,蕴含着极度破坏性的爆发力,这具身体藏有的力量绝不是仅凭外表就能判断的。太宰治躬下身凑近对方,一双海蓝色的眼睛平静地冷冽地朝他看过来,很是一副无悲无喜的上仙模样。

看他这样就来气,根本不知道自己纠结了半天也没说出口的东西之于对方到底能有什么意义。太宰治立刻腾出手去拍他的脸,这次对方总算有点反应,撇开头鼓了鼓嘴,也不知道是谁先破坏了气氛。

“你干什么。”

不是问句,既然不是问句,那也就不见得要回答了,太宰治在心里理直气壮,一只手还虚虚地环在对方腰上。无论如何,不管怎样,他现在就是不高兴了,不高兴就是最大理由。他张口:

“你好矮。”

“闭嘴,否则我把你摔出去。”

拥抱还有生命危险着实少见,况且这生命危险还不能满足他的要求,既不清爽也不明朗。能屈能伸大丈夫,太宰治立马认怂,假装无事发生过。

“那要再亲一下。”

中原中也叹口气,也不知道他到底凭什么叹气,好像做错事情的反倒是太宰治似的。一只手臂环上他的脖子,动作强硬但是力道温柔。

“那就再亲一下。”

评论 ( 1 )
热度 ( 40 )

© 桦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