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赐我救赎,让我高歌毁灭。”

迄今仍然很喜欢这个头像,纤细的少年有着凉薄的眼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只除非是刚刚起步的婴孩,或是活在暖房的花朵。试去看吧,所有人皆立场不同,你我为永恒孤独。

女孩子不好好努力以后可是要结婚的!

双黑双性转,神一般的七大姨八大嫂介绍了奇葩相亲对象的梗。梗源群内匿名朋友,鉴于她要求打码打成一坨马赛克。


横滨港黑五大干部之一,体术高手、重力操纵使,无父无母美丽娉婷的中原中也小姐,近来遭遇了人生危机。

她远在不知道什么穷乡僻壤的亲戚不知怎么注意到她大好年华竟然还没有成家,身居大都市有房有车衣食无忧,简直是个难能机会,千年的仙桃万年的人参果,于是大妈大姨们一拍大腿顿觉自己任重而道远,赶紧施展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最近正在劝导她参与相亲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太宰治闻言笑到了沙发下面。

气温迟迟不降,偏生大小姐怕热又不舍得脱下自己一身满意得非凡的独特搭配,颜色鲜艳的半长发也不凉快,高工资的底气全用在成天开着空调制冷。被踹去跑腿的太宰治冒着暑气拎数罐冰镇啤酒徒步爬楼,一进房间简直犹如新生,把啤酒往茶几一撂摔进沙发,毫无意外遭到主人翁嫌弃,中也抱着游戏掌机往沙发另一头挪挪,嫌弃地挖她一眼:“热。”

“在玩什么?”太宰治隔着她肩头望一望,那边灵活操作又是一串连击,屏幕上红色的数字飙节节飙升清零血条。中原一向玩游戏不讲究,随便拿来打一串,玩得痛快了就撂到一边,不比太宰挑三拣四,且喜新厌旧得非常,多半是一个游戏太宰在玩,连带把中原的掌机里也下载了,过段时间就忘了,也就中也偶尔把那些小图标从旮旯里揪出来拍拍灰,随手打它个两局。

原本就心情不佳,一想到这更加来气,前搭档热衷坑人不说更是各种吃她的用她的,中原中也哼一声把掌机一盖不玩了,伸长手去够啤酒,泄愤似的把瓶身捏得死紧。天气炎热空气湿度也不低,罐子外面结一层水汽,湿漉漉滑溜溜,越用力捏越打滑,然而她还真就跟它杠上了,骨节攥得狰狞可怕,看着像把啤酒当条胳膊拧。太宰治看着好笑,拢拢耳边秀发,一双含情脉脉的美目睫毛扑扇扑扇,问话吊个不讨人厌又悦耳的高音。

“怎么了?谁又惹着你了?”我一定要好好感谢他一下。

中原中也眼神狠戾,飞速又朝她剐一刀,好似猫儿抄鱼一爪飞快:你敢多嘴一句试试。开了啤酒猛灌两口,闷声剖白:“还不是那边……这次直接塞了个人来。”

太宰治佯喝酒呛到,猛咳起来,演技很逼真:“对方长得怎么样?”她一脸写作讳莫如深读作八卦地追问。

“长相倒不是重点……”

问题就在虽说她也不是歧视农村人,但谁也搞不清农村某些成年巨婴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脑子里都是些什么奇妙结构。

况且此次空投毫无预警,对方火车都快到了那不知名(反正中原中也到现在都搞不清那一班亲戚到底叫什么)的好心姑妈良好的记性与礼貌才姗姗来迟,给她打了一个电话。

“其实你可以不接,或者接了也不理睬。”太宰治提议,“反正也没损失,你就说你要上班——对了,工作你是怎么跟他们交代的?”

中原中也冲天翻个白眼:“我说我是白领,坐办公室的。”

太宰治摸着下巴上上下下打量一下自己“娇小可爱”的前搭档:“不错,挺像样,继续编,港口内务府进口资源与人力分配办公室,又长又霸气。”

中原中也不理她。

“而且,约好碰面的时间是上午十点,结果那家伙居然让我在地方等了半个多小时。”手里开了封的啤酒被捏得喀啦喀啦响,中原中也满脸不悦,“守时——”

“——是基本美德。”太宰治接口,“不过我以为等我那么多次你应该习惯了。”

“你大爷,说得好像我乐意等你似的。”中原中也一个爆栗警告了对方哪壶不开提哪壶。

“然后呢?”太宰治委屈地往后一缩,揉着额头问。

中原中也往沙发靠背再靠靠,丢开被蹂躏得走了形的易拉罐大声抱怨。

鬼知道那是什么玩意,提议在路边走走,拜托那天是大晴天,晒得要死……而且我在路边买饮料他居然嫌我花钱。

太宰治同情地笑喷了,一口啤酒直洒面前地板,好似一场蒙蒙细雨降临定期打蜡的地板,她立刻举起手示意自己会马上处理干净以防范暴力的拳头降临在自己的脸上,自动跑去洗手间拿抹布。

这哪里是相亲,简直是大型车祸现场,场面惨烈得足能一比一自杀失败,中原中也哼了一声,继续往下讲。

我说我花自己的钱关你什么事……

太宰治卖力地擦洗地板,随口应了表示自己在听。

……他居然回答我说,你以后要嫁给我的我为什么不能管。拜托我本来就不可能也不会有这个考虑的好吗,说话之前麻烦自己照照自己是个什么。

再然后呢?你揍他了了没?太宰治饶有兴趣地抬起头。哎,其实有好几个办法,比如把他揍到闭嘴,然后逼他跟亲戚说你们没有见面,他碰到黑社会不小心被打了一顿,或者可以找其他人代劳,我看让立原还一下上次的人情就可以……再不济直接处理了扔进海里……

中原中也烦躁地挥手要她闭嘴。

天知道她都经历了些什么,神经病一样的台词当街说得老大声,半条街的人都回头看,公开处刑得猝不及防,简直有史以来头一回她觉得相比之下太宰治还让人感觉好点。

我说,我凭什么要嫁给你啊。她阴沉着脸继续讲。他回答,我是男的你为什么不嫁给我。

她当时就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理睬那个电话了。

“噗……哈哈哈哈哈!!世上男人已经缺乏到这个地步了吗!”太宰治坐在地上笑出声,“中也,我诚恳地建议你与其找这种还不如买震动棒。”

“谁爱找谁找去,”中原中也觉得自己简直气笑了,“要不是麻烦,我当时真想把他栽进水泥地做景观树。”

太宰治啪啪啪鼓掌:“有想法,听上去挺不错的。”

“你要是想下次可以特别给你试试。”

“我还是免了,大小姐你继续。”太宰治无辜状眨两下眼,并向自己的前搭档及时地抛了一个媚眼,被中原中也报以恶心的眼神。

话题短暂地陷入沉默,太宰治不紧不慢喝光剩下的啤酒,冲中原中也挑挑眉,反问:你不讲了?

中原中也靠着另一边扶手闷闷继续讲:还能怎样,请他吃饭,他嫌我吃得多,嫌价格贵,扒饭的时候可没见他舍不得……我看横滨不合适他,拍了钱就走了,找零就当给他当路费了。

太宰治摇头叹息,中原中也你这样不行。

怎么就不行了?中原中也抬头。

趁机算计他啊,不报复白不报复,我看把他的信息随便放到什么网站上就……

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啊,而且我当时急着走,谁想那么多。中原中也不客气地打断她。我的天哪简直不能想象……在饭桌上就试图讨论他需要个什么样的妻子,那关我什么事。后来那位亲戚打电话我告诉她别再送莫名其妙的人过来,她还就就这个话题讲了半天给我说教。

哦!就是上次清理残党那次?太宰治恍然大悟。

……是,你非把剩下那个弄得惨叫得一塌糊涂,还给她听去了,问我在哪儿。

你怎么回答了?

明知故问。中原中也很干脆。我说我们抢险呢,特别危险,我已经立遗嘱万一我死了财产全归朋友,男的。
现在呢?

暂时没声了。

太宰治啧啧半天,随即大大方方一伸手。下次有困难可以找侦探社呀。她笑眯眯地说。虽然看你困扰也挺好玩的,不过专人给你负责哦,心动不心动?总之,钱嘛——

看到商机了?中原中也嗤之以鼻。

不过行啊,反正我不缺钱。


也许是Tbc.

评论 ( 6 )
热度 ( 96 )

© 桦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