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赐我救赎,让我高歌毁灭。”

迄今仍然很喜欢这个头像,纤细的少年有着凉薄的眼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只除非是刚刚起步的婴孩,或是活在暖房的花朵。试去看吧,所有人皆立场不同,你我为永恒孤独。

我一直觉得恋童是可以写的,吸毒也是可以写的,同理一切“三观不正”都可以写,问题是越三观不正的东西越难符合逻辑地去写。尤其是到了同人,角色已经被设定好了,那到底要从几个方面去补全才能让角色自然而然走上那条路?
死亡梗也是同理,但死亡至少还有“意外”一条,一个意外就可能让人死亡,但扭转一种生存状态可能需要数十个甚至数百个“意外”。
即使同人圈平均年龄再小,创作和生活本身都是分开的,就像玩家沉迷游戏不能责怪游戏开发商,读者的三观也不是由几个网络写手来塑造的,如果造成不好的后果,那是教育出了问题。创造一个“好”的氛围或许有所必要,但不要忘了创作本身就是一种怪诞的狂想,并且总是逃不开生存与死亡的议题,因为那是人活着就必然经历的。

评论 ( 21 )
热度 ( 193 )
  1. 鱼弦歌白蔻准备下一秒就爬墙 转载了此文字
    我觉得做事也好爱人也好,都要一心一意。一份感情可以因为不爱了,就此分开,各自寻找新的归宿,也不要三心...

© 桦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