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赐我救赎,让我高歌毁灭。”

迄今仍然很喜欢这个头像,纤细的少年有着凉薄的眼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只除非是刚刚起步的婴孩,或是活在暖房的花朵。试去看吧,所有人皆立场不同,你我为永恒孤独。

鸟的生长周期是有长有短的,有些一个多月就成熟,有些长达半年以上。

因此——虽然某只鸟出生的时间比这只鸟更短,但在成熟与否的问题上,某只鸟仍然长他一岁,这意味着他的口吻老成不少。于是某只鸟叫他“小鸟”,他气得跳起来:“可是你比我出生得更晚”。“是的,但是更成熟。你身上的绒毛都还没褪干净。”他带着点无奈的口吻,“我就要南迁……”

第二年他们继续见面,这一只鸟在温暖的巢穴度过冬天,已经能飞得很好了,然而只是在他悄悄地落在屋檐上的时候,就这么一会儿,他立刻认出了在屋檐另一头的某只鸟。

“小鸟。”某只鸟继续这么叫他。他不服气地反驳:“我已经长大了。”

但是某只鸟仍然问道:“小鸟,冬天是什么样子?”

他眼睛一亮,滔滔不绝讲起来,冬天寒冷又漫长,还经常要饿肚子,下雪的时候漫天都是苍白的雪,冷冰冰,他还尝过,不是什么稀奇的东西,雪一到嘴里就不见了。他带着骄傲向某只鸟炫耀。

对方点点头,或者说是动了动鸟脖子,他们就各自去觅食了,温暖的春季并不缺乏食物,他们也有各自不同的目标。很快下一个冬季来临,某只鸟再次南迁。
第三次见面的时候某只鸟还是问了那个问题:“冬天是什么样子?”

已经彻底变成大鸟,有一窝孩子在巢里的他想了想,回答说还和以前一样,只是我不觉得它那么漫长了。
某只鸟向他动一动喙致意,他们又一起呆了一会儿,随后他们就匆匆告别,各自去找吃食养家糊口。

这两只鸟一直互相认出来了很多年。直至最后,某只鸟早于他成熟,也早于他苍老,迈入死亡。

评论
热度 ( 21 )

© 桦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