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赐我救赎。”

逻辑强迫症、嘴巴坏
据说朋友们都想打我
分析系人物,直觉是什么?靠不住的。

艺术家paro的双黑,写个段子。

半夜的时候太宰治突然醒了,当晚没有月亮,房间里拉着窗帘,一点光都没有落进来,床以外的地方都是深而深沉的暗色。中原中也还在睡,他不想吵醒对方,于是他虽然醒了,却也一动未动,只是睁开眼向着窗帘的方向凝望。
起初有一段时间他想走下床去画画,他的画架在客厅里,蒙在木板上的画只画了一半,但这又与前一个想法相冲。尽管他想到了该如何蹑手蹑脚地走,如何避开地板会发出声音地地方,他仍然躺在床上,万一中原中也醒了会怎么说?大半夜不是合适作画的时候,不够恰当的照明,人的色感和判断都会下降,中原中也会尖酸刻薄地讥讽他,而这些恰恰是他懒于去忍受的。
也许大吵一架更合适他们,要想让他们达成共识是不可能的事情,也不需要来达成共识,这也就决定了他们其实无法互相理解,人本有别,人生是条孤独的路,并且人们越走越远。
今晚没有月亮。
他的月光正从他胸口凋敝,而他别无他法。

评论
热度 ( 26 )

© 桦乌 | Powered by LOFTER